CI WEN CLUB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首页 > >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 娱乐大事件
西湖峰会,慈舅实话直说:寒冬里更不能丢了西瓜只捡芝麻
日期:2018-12-17 18:00:10 浏览次数:
最近的慈妹儿,在我们南皋村村民面前狠狠刷了一波羡慕值:因为北京干燥得零下十度都不下雪,结果慈妹儿到了杭州,正巧赶上了杭州的初雪,还是“鸭毛”级别(戳图感受一下)杭州因此一跃成为慈妹儿心里2018年最浪漫的地方。不过那已经是上上周的事情了,这一次慈妹儿去杭州,不是去看雪,而是去学知识。
 
\
 
12月13-14日,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和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指导举办,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等共同主办,杭州市文化创意产业办公室、中共西湖区委宣传部等承办的2018中国影视艺术创新峰会暨第六届中国影视产业推介会在杭州举行(以下简称“峰会”)。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宣传司副司长王小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传媒机构管理司副司长刘朝荣,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易凯等领导和嘉宾到场出席。
 
\
 
(图片来源:华策影视公众号)
 
本次峰会在行业遇冷、亟待规范与变革调整、各类行政条例变化的关键节点拉开帷幕,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著名文艺评论家仲呈祥等专家学者、刘江、滕华涛等资深影视创作者通过汇聚观点、探索模式、推动创新等引领业界深度探讨新时代影视发展的方位与方向,这其中也包括了慈妹儿他舅——慈文传媒副总裁、首席品牌官赵斌。
 
\
 
作为已经在业界推出近百部作品的老牌影视公司慈文传媒的代表,慈舅与《婚姻保卫战》编剧高璇、任宝茹、《大宋提刑官》编剧钱林森以及浙江影视集团总裁杨扬一起探讨了《从政策到观众,精品如何打造》的现实话题,但内容却不是我们在看到题目时会想到的“精品方法论”,而是这五位分别在制作出品与创作领域内具有一定代表性的人在中国影视产业最具产业发展风向标意义的年度盛会上向全行业发出“回归艺术创作本身”的呼吁。具体是什么?你们懂得,慈妹儿的笔记,又来啦~

 
把故事写好是第一位的
 
9月4日,微博大V“和菜头”在微博发问:“迄今为止,好像只有女频改编的玄幻剧是成功的,男频改编的玄幻剧都不行,为什么?”
 
\
 
彼时正是《斗破苍穹》播出的第二天,目前该剧在豆瓣的分数为4.6分,35732的打分人数里,有35.5%的人给出了一星。另一个有大导演张黎加持的《武动乾坤》目前和《斗破苍穹》分数保持了持平。在此之前,已经有数部“IP很大、演员大咖”的男频文在口碑上遭遇了“滑铁卢”,而反观另一部男频文《夜天子》改编的同名影视剧,尽管从IP知名度上低于前两者,演员也不是顶级流量演员,在评分人数较《斗破苍穹》少了一万四千余人的情况下在豆瓣斩获了7.7的高分。今年,各类影视剧的种种表现不禁让人发出疑问:观众变了?没人看男性向故事了?“大IP+大演员”失灵了?在本次圆桌的探讨中,该话题再次被拿出来讨论。
 
\
 
小时候的《大宅门》《大染坊》这些经典剧目到现在都有人一遍遍回看,1994年的《泰坦尼克号》在2012年再次被重制了3D版本重映,观众变了吗?从这些经典剧目的表现来看似乎没有,过去观众爱看的,现在的观众依旧爱看,但过去受人追捧的男频小说为什么仅仅是一场网络文学的狂欢而不能再成就一次影视的经典?慈舅赵斌给出了这样的回答,“观众本来就是细分的,有好这口的一定也有好那口的,我觉得不是喜欢男性作品的观众变少了,而是好的作品不够,或者说是我们现在在市场上扑街的一些作品,还是要反过来看自己的作品是不是在创作上面有一些值得反思和提升的地方。”
 
同时,慈舅还在圆桌论坛上透露,2019年的慈妹儿家不仅不会放弃男性市场,而是会在两个“谨慎”下加大这部分内容的投入。“第一个谨慎是在演员的选择上,我们会比过去更加尊重角色和演员之间的贴合;第二个谨慎是我们还是希望能够跟编剧做更多的探讨,也帮助编剧一起去跟平台做沟通,争取给编剧更多的创作主动权,让他们尊重创作规律,把故事写好,这是第一位的。”
 
\
 
浙江影视集团总裁杨扬则从创作内容与时代的关系回答了这个问题,她讲到,“如果说观众在变,那更多的应该说是时代在变。现在的观念跟以前的观念不同了,如果你还在做旧观念的表达,观众就不接受了。所以更重要的是不要看观众有没有变,经典的东西是不变的,我们创作的角度,要跟上时代的变化。观众一些真正不变的东西,我们是永远要坚持的。”

 
对于“西瓜”要坚持
 
被戏称为“2018中国年度汉字”的“税”,这一年出场的频率在慈妹儿的生活中几乎达到了过去所有年份的总和,中美关税问题、“阴阳合同”而引发的交税问题、个税征收起点调整到5000……让影视行业为之震动的,要数11月29日上午的一条被多家知名媒体转发报道的“影视工作室接补税通知:每百万收入补缴19万,追责到3年前”,其实这早已在一个月前就已有铺垫,据新华社报道:10月2日,国家税务总局下发通知,部署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
 
\
 
(相关报道截图)
 
这个热点话题在圆桌论坛上也得到了讨论,作为制片公司如何看待行政条例的变化,新的政策调控之下,要如何做好自己的事?
 
关于如何看待,慈舅给出了自己的回答,他谦虚地将自己称作“影视公司的外行”,而这些政策、市场上发生的变化,对他这样一个“外行”带来的思考则是,“第一个我觉得大家要反思一下,不管是税收还是限价,我们的行业竟然如此脆弱。如果说我们这个产业是靠着在一些税收政策的边缘‘打擦边球’,我们才得以良性生存和发展的话,那一定是我们这个行业出了重大问题。所以一定要从这个行业和这个产业本身的顶层设计角度去考虑,我们是否有一些格局上的东西,值得各位反思。”
 
在变化之下如何做好,慈舅举出了在本次峰会上有精彩亮相的、慈妹儿的友司——华策集团的例子。跟华策的同学们探讨后,他发现作为影视行业领军企业的华策在这个大家都认为是“寒冬”的时候,继续坚持做“大剧”,同时还成立了“大剧中心”,让慈舅感到高兴的是,慈妹儿家也坚持了这个基本原则。
 
为什么越是寒冬越要做“大剧”?慈舅用西瓜和芝麻来比喻了这其中的区别,“虽然现在是一个寒冬,虽然现在面对很多的困难。但是如果因为我们现在在寒冬和困难之下,我们这样的企业都放弃了做‘大剧’,不敢去冒风险,不敢加大投入的话,那我相信这个行业就只会剩下芝麻。不知道没有了西瓜的行业,只剩下遍地芝麻的时候,这个产业的天花板是会拉高还是会进一步压低。如果我们这个产业的天花板被进一步压低,我相信大家日后的生活、日子会更加举步维艰。所以,在这样一个寒冬背景之下,我觉得像华策,像慈文,还有我们在这个市场上面努力争取能够给大家做一点希望和鼓舞的企业,能够坚持做‘大剧’。”
 
浙江影视集团总裁杨扬对坚持做“大剧”的态度表示支持,她进一步说,“观众们对‘大剧’的需求换作我们这个行业的话讲叫‘头部内容’,对‘头部内容’的开发始终会是行业关注的重点,这块市场需要有实力的公司和有眼光的主创们共同努力。”
 
\
 
过去无论是“寒冬”还是“盛夏”,不少人说要“回到初心”,“初心”在慈舅看来是什么?为什么在现在又格外重要?“归根到底,还是要来自于我们编剧讲好一个一个的好故事,只有这些原创的好故事,才能够支撑得起来所谓的大IP。如果我们还需要数据来佐证这些IP的强大,就需要这一个个好故事来支撑。不管是酷云还是豆瓣还是将来的酷云+豆瓣,我相信在有好故事的基础之上,我们才谈得上把这个‘米’做成‘爆米花’。”
 
说2018不够好看,是说得过去的,这一年满怀我们的期待,播出了数部我们所期待的大剧,却并不如我们所想象的一般圆满;但是否要因2018而失去希望,答案是否定的。这一年的影视行业,“视”不够好,“影”却出现了一部又一部的精品佳作,《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等等,当我们的优秀片单上不单单有欧美、印度、日韩,而是有了中国的影片,特别是这些影片还在票房方面收获了不错的成绩,这一定是好的现象。而身为从业人员的我们,则是要透过这种好现象坚信好作品是打动观众的唯一一把“黄金钥匙”,正如慈舅所说,“在有好故事的基础之上,才谈得上把‘米’做成‘爆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