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 WEN CLUB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首页 > >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 娱乐大事件
从剧作家到影视公司掌门人,从业39年的他是怎样的影视人?
日期:2018-07-24 17:19:19 浏览次数:
 
 
“一个‘爆款’的出现,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爆款’影视剧并不等于品质好的影视剧。”
 
“剧集的价格都应该有天花板,没有天花板是不正确的。天花板一定是在某个时间段的天花板,是会打破的,只是说打破的频率频次不会那么高。”
 
“不管是什么题材,都要用现实主义的态度去处理。如果现实主义里面没有对现实的批判性,那么这个现实主义就是‘不现实主义’。”
 
历年电视节,慈文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总是金句频出。从“中国实验话剧先锋”到慈文传媒的掌舵人、员工口中的“马爷”,从艺39年的马中骏已成为中国影视行业的传奇人物。
 
作为较早被授予《电视剧制作许可证(甲种)》的民营公司之一,慈文传媒近二十年的发展经历了中国影视行业的巨变。“老牌的影视公司大部分都还在,只是变了一个法儿而已。我们还活着,就是机遇好一点点。”
 
\
 
慈文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马中骏
 
“没有‘崇高’的快乐,也有‘庸俗’的快乐”
 
1980年,马中骏与贾鸿源、瞿新华一起,创作了颇具先锋意识的独幕话剧《屋外有热流》,在国内引起轰动,并获得1980年首届全国优秀剧本奖,也被誉为“中国实验话剧的先锋”。而后又有《街上流行红裙子》《红房间·白房间·黑房间》及电影剧本《海滩》等,他由此崛起于文坛。
 
“我原来就是写字的。”在慈文传媒董事长、国家一级编剧和剧作家的头衔之下,马中骏更愿意这样描述自己创立公司前的经历。
 
马中骏告诉“广电独家”,最初写小说、写话剧、写电影,也想做实验电影,那时他的立场是一个创作者的立场。“创作者的角度就是表现自己、表达自己,不管别人的想法,只要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20世纪90年代初期,马中骏开始涉足影视制作领域。“进入影视行业,就是机缘巧合,挺偶然的。”从纯粹的个人艺术创作到导演、制作人,他开始转变角色。
 
“做导演、制作人之后,尽管也是创作,但与个人的写作不同,这是集体合作创作的过程。”2000年,时任中国文联音像出版社常务副社长的马中骏创立了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后改名为慈文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做公司的时候,就会有商业行为,这时的创作需要产品的思维。产品思维需要考虑受众的感受,而作家思维是艺术品思维,比较注重自己内心的体验。”他坦言,自己从考虑自我感受到考虑别人的感受,到后来,甚至忘了自己还有感受了。
 
“我记得特别清楚,改革开放30周年时,中国先锋话剧30年(中国电影30年)研讨会邀请我参加,我想我还是别去参加了。有人说马中骏早就‘堕落’了,这是真的,完全是两个人,那个我已经没有了。”他回忆道。
 
有时妻子也会问他悲哀不悲哀,他的回答是,为了人民大众的幸福,为了企业所有员工的快乐,牺牲掉我自己的感受,也是应该的。
 
说完,“马爷”自己都笑了。“其实没有那么崇高。没有那种‘崇高’的快乐,我也有‘庸俗’的快乐。我的产品获得了人们的喜爱,那我也收获了很多这种获得喜爱的快乐。”
 
“影视产品让观众能在观看后获得一种简单的快乐,这是最表层的需求。而在作品层面,除了取悦观众之外,对于人的情怀的思考是否也包含其中?我们所提供的是精神食粮还是毒药?”他认为,影视作品不仅仅是简单地提供娱乐,在娱乐之余还能够给观众更多的东西,这也是创作者需要考虑的问题。
 
尽管马中骏认为从作家到影视公司掌门人,在理念上有非常大的不同,但依然认可:对作品层面的深层次考虑,与做产品的人的个人修养有着非常大的关系。“我们过去曾经有过的经历以及所有的修养,在这个层面上还是有帮助的。”
 
在慈文传媒成立初期,中国的影视产业还未如今天这般繁荣,但潜力巨大的影视市场也为不同的发展方向提供了多种可能性。有人将慈文传媒近二十年的发展定义为:前十年将经典变流行,后十年将流行变经典。马中骏对这一说法其实并不完全认同。
 
“实际上,从公司最初创立到如今,我们一直是坚持原创和改编两条路线在走的。”他认为,从文学的母本中汲取营养,是全世界的影视作品来源的重要路径之一。“经典作品中潜藏的深刻的思想内涵和文化精神,可以通过影视表现的方式有效传达给受众。”马中骏说。
 
在慈文传媒早期的作品中,经典文学作品的改编占了很大一个比重。这也许与马中骏的经历有关。
 
早年慈文传媒的很多影视作品,都是严肃作家的作品的改编,如张爱玲的《半生缘》,以及巴金、叶兆言、黄蓓佳、苏童等的经典文学作品。“比较诚实地说,这些改编作品口碑很好,但市场受欢迎程度并不如之后金庸、古龙等的武侠小说改编。”
 
后来港台剧流行,虽然故事和题材新颖、丰富,但制作较为简陋,尤其是古装剧。马中骏敏锐地捕捉到这一市场机遇,集中购买了一批金庸、梁羽生、古龙的武侠小说的版权,开启了内地翻拍武侠剧的潮流。
 
《射雕英雄传》《小鱼儿与花无缺》《神雕侠侣》《天龙八部》等作品至今还反复播出,依然能获得不错的收视率。
 
“武侠小说的改编,其实改动是非常大的。”在马中骏看来,古龙的小说改编是特别难的,小说中很多语言需要进行很大的改编。慈文传媒改编的武侠剧都带有其独有的“武侠境界”和“武侠情怀”的特质,一部部经典作品成为慈文传媒的代言之作。
 
\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在以关注受众为需求的产品思维下,马中骏认为影视创作要充分了解当下时代背景中主流观众群体的需求。
 
也正是在这一思维下,慈文传媒在发展历程中,无论是创业初期以《射雕英雄传》等为代表的作品开启内地翻拍武侠剧潮流,还是最早提出周播剧概念,较早布局网剧,推动网络IP的改编风潮,总能较早地把握不同时期观众的需求,以“开拓者”姿态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随着传统电视剧行业的逐步成熟,慈文传媒率先提出了向互联网转型。对IP的关注和孵化,马中骏更是比业内早了十年。
 
“网文改编电视剧,我们是最早的。”马中骏回忆到,十年前,新浪读书频道举行网络小说评选,他是第一届、第二届的评委,当时购买了两届冠军作品的版权,开始进行电视剧的改编。
 
一部是《天眼》,后拍摄成名为《国家宝藏》的电视剧;还有一部是改编自张海帆成名小说《青盲之越狱》的电视剧《青盲》。这两部剧当年收视率都很高,也是慈文传媒最早的IP开发。
 
“网文我看得比较早,一方面可能跟我的职业有关,另一方面,尤其是对女性向的网文的阅读,其实跟我女儿有关。”马中骏说,当时女儿还在上小学,自己希望给她自由,想买什么、看什么小说都随便。
 
“她看网文、日漫,我也就跟着看一些,看了之后能跟她交流。而根据我自己的喜好,我倾向看男性向的,南派三叔、天下霸唱、《明朝那些事儿》等我都看。”
 
马中骏坦言,自己最早看网文的时候,还没多少人看,人们都还不知道网文,甚至有很多人是瞧不起网文的。“那时候我看到网文的巨大发展空间,网文的互动性,粉丝群与作者的强互动关系,这在当时是很新颖的,与原来的写作方式不一样。”
 
当时他接触网文,一方面是了解这个市场,另一方面也能发现很多好的作品。马中骏笑言,谈到这个,确实应该表扬自己一句,当时他就比较敏锐地捕捉到网文改编影视作品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可能,因此买下了很多作品。
 
“对于网文IP的认识和判断,也是有一个过程的。”他表示,最初购买网文IP的时候,更多考虑的是作品是否适合影视的改编,后来他才逐渐觉悟,粉丝群的大小也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
 
马中骏坦言,在慈文传媒出品的多部网文改编作品中,也不乏不太成功、有遗憾的作品。“改编自尾鱼所著小说《怨气撞铃》的网剧《示铃录》,其实我们也花了很大功夫,很认真,但由于诸多原因,最终呈现的效果并不完全如意,这是有一些遗憾的。《华胥引》IP足够大,小说也非常美,但我们做得不算好。”
 
从传统电视剧制作到网络IP改编、网剧制作,马中骏认为这算不上巨大的转型。“我们一直用一个特别习惯的方式在做一件事情,对于用户群的喜好非常熟悉。突然间要转到一个不太熟悉的领域,痛苦谈不上,但不适应、哪儿都不顺的过程是一定会有的。其中有需要丢掉的,也有需要保住的。”
 
“新鲜的事物给予你一种新鲜的感受,让你有新的刺激,同时也有新的挑战。一开始会有恐慌、不适应,但同时也带来了兴奋和信息,尤其把困难战胜了、克服了,就会更好。”
 
他表示,互联网传播时代只是媒介不同而已,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对于做内容的人而言,电视时代提供电视时代的内容和需求,互联网时代提供新的媒介所需要的内容和需求,改变的只是过去固化的思维和习惯。”
 
在大规模的网文改编作品中,慈文传媒出品的《花千骨》《楚乔传》《老九门》等作品都成了热门剧作。马中骏认为,“这并不能说明我们的改编有多好,只能说对于用户对影视产品的喜好的了解度,我们还是掌握一些的,我们更能把握观众的需求。”
 
\
 
“把自己做好了,都不是威胁”
 
谈及短视频对长视频内容的冲击,马中骏表示,每个观众的时间是有限的,在有限时间内如何在不同内容上分配时间才是内容制作者该关注的问题。短视频的出现争夺了观众有限的时间,对长视频有威胁是正常的。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一般认为短视频是碎片化的观看,但当内容足够吸引观众时,也会让人持续去看,短和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好看。“最终还是内容的比拼。把自己做好了,其他都不是威胁。最大的敌人还是自己。”
 
“慈文肯定是一个精品内容的制造商,这条路是不可丢的。”在马中骏看来,如果仅在某个“爆款”中去作内容的挖掘是不够的,未来慈文传媒在几个方面是需要去发力的。
 
“我们不能永远在to B的道路成长。除了S级的to B内容之外,一定要在to C的方向去深耕——我们会做短剧集的尝试,在电影的道路方向前进。第二是国际化,慈文内容的全球化的延伸,这是我们应该要走的路。”
 
马中骏认为,to B的内容跟to C的内容肯定有区别的。从商业角度讲,to B的内容有广告需求,所以平台需要的内容是有一定长度的;而to C的内容是需要付费会员买单的,观众需要在较短时间内能够看完,内容要足够吸引他,这就需要对用户的喜好进行研究,也包括对平台属性的研究。
 
“总结慈文传媒发展至今历久弥新的秘诀,那就是坚持,不要泄气。”马中骏表示,任何一个公司或者个人都不可能永远站在高处,有高就有低,有峰顶就有谷底,
 
“就是要在谷底的时候不气馁,一直保有爬上峰顶的决心和勇气。谁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中国的经济、文化短短40年的发展,其间的经历是别人400年才有的。生长在这么一个时代,我们是幸福和幸运的。同时,在这样短促而急速的发展中,不可避免会有错误、问题,也有可能会经历一些畸形的发展,面临前所未及的困难。但同时,每一步的发展也带来了无比的快乐。做内容者就是这样,痛并快乐着,继续痛、继续快乐,一直往前走。”马中骏说。
 
文章来源:广电独家 记者:李盛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