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 WEN CLUB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首页 > >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 娱乐大事件
《江南晚报》赞wuli马不忘梦启程的地方,致力彰显手艺人精神
日期:2018-06-06 12:47:33 浏览次数:
 
“慈文的上市之路是从无锡开始的。”2001年,无锡慈文传媒有限公司在无锡成立,随后wuli马爷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购买了一批港台武侠小说版权,开启了“IP改编”之路。虽然慈妹儿家的总部现在位于北京,但时至今日,马爷都会时不时回到无锡,看看这个因山青水美而让自己种下梦想的地方。
 
5月19日,无锡地区影响力最大的平面媒体《江南晚报》以《影视制作大咖在无锡,慈文传媒马中骏:喜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为题,通过描述马爷开启国内影视“IP”改编模式及打造《花千骨》一炮而红两个事例,展现了马爷手艺人做手艺活的工匠精神。
 
\
 
 
率先购买IP、实景实拍、实行网络首播 想吃“螃蟹”就不要怕被夹
 
在原文里,记者用一段对话,描绘出了大家对马爷的初印象:风趣且诚恳。“因为与无锡的缘分,马中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无锡,看看太湖、尝尝美食,至于慈文为何会落户无锡?马中骏的回答总是风趣的,‘因为朋友说无锡很美落户挺好,我就说OK。’”
 
马爷给记者的感觉,反而是“喜怒形于色”,哪怕在台上,镜头前,依旧不会强行假笑。也正因为这样不附和的性子,才助他在尝试新事物的道路上,坚定自我。
 
\
 
慈文传媒的初显锋芒,体现在马爷开始购买金庸、古龙、梁羽生等经典武侠小说作家的小说版权上。随后,马爷制作的第一部武侠剧《射雕英雄传》大胆采用实景实拍,这一决定更是让《射雕英雄传》完美诠释出了金庸笔下刻画的潇洒狂放武林。
 
“创业之初,港台武侠剧正风靡内地。马中骏发现,内地为什么不能有属于自己的武侠剧呢?有此想法后,他立即着手开干,从金庸、古龙、梁羽生等武侠小说作家手中购买了一批武侠小说版权,开启了最早的‘IP改编’之路。马中骏投入制作的第一部武侠剧,是《射雕英雄传》。而此前,已有4次翻拍经历。马中骏认为,要做就要做得和别人不一样,他做了一个在当时看来很前卫的决定:实景实拍。”
 
 
\
 
有了这规避“夹手”的经验,马爷在“吃螃蟹”的道路上吃出了心得。在改编古龙经典小说《绝代双骄》时,他大刀阔斧改编原著,最终剧集《小鱼儿与花无缺》呈现的效果反倒让人津津乐道。在原文中,马爷总结道:“故事变了,一些人物变了,原著传递的精神内核不但没有变还加深了,这才是改编的要旨”。
 
\
 
诸多的“出其不意”也让《江南晚报》在报道中觅得一丝马爷成功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他如此‘独树一帜’的性格,才能先后打造出《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等精品IP剧,他说‘喜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基于扎实功底的创新 才促成《花千骨》的以小推大
 
《江南晚报》报道的开头这样写道:“一部《花千骨》让大家知道了‘慈文’这家公司,也知道了马中骏这个名字。他不但是慈文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更是国家一级编剧,迄今共计制作出品了百余部题材多样、影响广泛的优秀中国影视作品。”
 
在慈文传媒诸多作品中,《花千骨》并非是第一个叫得响的剧目,但不可否认的是,《花千骨》这“以小推大”的成功示例,的确成为了慈妹儿家一个重要转折点。
 
\
 
当年的网络小说《花千骨》,并非顶级IP,男女主角霍建华和赵丽颖也都不似现在这样人气、地位兼具。再加上早些年周播剧场的不被看好,多数人都不对这部仙侠剧抱有过多期待。但2015年暑假《花千骨》播出,一骑绝尘,网络播放量创当年中国电视剧之最,也拿下了周播剧场收视冠军。
 
\
 
在马爷看来,《花千骨》的成功,是手艺人基于自身经验再加上创新尝试后的成果。“我们要永远追求创新的思想,要将创新变成自己根深蒂固的基因。我们要在传统文学、新文学中汲取营养,在生活里汲取灵感。鼓励创作者创新、试错,这样的能力很重要。”要坚定的一点是,做剧可以有新思路,但自身的手艺却不能丢。“身为一个内容制作者,所有创作都要尊重最基本的艺术规律,其实我们的工作跟非遗传承人近似,都是手艺活儿。加强手艺,才能创新。”
 
慈妹儿家作为传统影视公司,除了率先开启IP改编电视剧之路外,涉足网剧也是传统影视公司中的首个。《暗黑者》第一季虽未能赚到钱,但超出预料的反响仍旧给传统影视公司布局网剧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在如何找寻网剧盈利模式的问题上,马爷看得很清晰,他也在采访中有着明确回应。
 
\
 
“在谈及如何打破当下网剧赔钱的尴尬处境、找到盈利模式的问题时,马中骏认为,迪斯尼已经做了很多好的盈利模式,‘好的企业要有工匠精神,对行业看得明白,不冲动,不冒进,正常的按照规律做事情。’”
 
2017年“现实主义”题材独领风骚,也注定着2018主流创作思路依旧是现实主义题材,无论从剧集体量还是题材数量来看,2018都是“现实主义回归年”。借用《江南晚报》中的一句话,恰巧“现实题材是慈文的‘拿手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