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 WEN CLUB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首页 > >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 娱乐大事件
马中骏发声《中国广播影视》 呼吁作品要与时代共鸣
日期:2018-04-18 17:40:41 浏览次数: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与发展,中国的影视产业迎来了一系列的变革,其中就包括IP的火爆。近几年下来,IP的热度已经渗透整个市场,但是,马爷谈到:“中国的IP发展,从网文开始的流行,到游戏的加持,再到影视纷纷进入,看来轰轰烈烈、热热闹闹,但其实还处于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
 
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主管的综合性半月刊《中国广播影视》,在2018年4月上半月刊“IP风向标”专题中,以《马中骏:互联网助推中国IP发展弯道超车》为题报道Wuli马爷的IP观。这份代表着国家主管部门思路和政策趋向风向标的广电总局下属重要刊物,通过对马爷从内容创作、产品生产、产业未来三个方面IP观的报道,探讨中国文化如何随IP产业发展在世界产生标志性影响力。
 
\
 
内容创作:作品与时代接轨,设定准确的世界观
 
原文写到:“中国的影视产业已经与电商、旅游产品成为了中国文化产业“走出去”的三个支柱核心。”电视剧如今可以说是中国影视产业的老大哥,而一部好的剧作能吸引观众目光、引发共鸣,而想要做到这两点的关键在于把握大众的主流诉求。当下电视剧的市场反应会出现两种倾向,要么叫好不叫座,要么叫座不叫好,当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电视剧创作,电视剧的牟利性就会进一步凸显,在很多时候会出现“哪个IP热、能捞金,我就‘炒’什么”的情况,而不是真正立足于IP的内容和内核本身,实际呈现的作品虽然有众多原IP粉去看,但很多内容都不是观众想要的,认可度不高。
 
\
 
不管是IP内容改编,还是原创内容创作,都必须充分了解当下时代背景中主流观众的需求,明确观众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有的放矢,才能达到既叫好又叫座。去年底在成都举办的网络视听大会上,慈妹儿家宣布了重启《大秦帝国》项目,如何在过去的影响力下进一步挖掘其IP价值,马爷谈到:“前几部拍的很好,有一定口碑和传播度,我们未来的再创作有相当大的挑战,需要注意几点:第一要清楚现在我们要拍给谁看。第二就是考虑环境,无论是国际环境还是国内环境,现在跟十年前是不一样的,我们要考量大秦这段历史对今天的我们来说有什么启示,在研究好这些的前提下再决定下一步的开发。”
 
\
 
因此在内容创作上,作品要与时代产生共鸣。IP的开发需要一个孵化和唤醒的过程,在过程中马爷首先强调的就是对世界观的架构。世界观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对实践操作具有导向作用,影响IP的整体开发。《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等慈妹儿家过去的经典作品,正是迎合了当下受众心理需求,设定准确的世界观,最终成为爆款。
 
\
 
原文再现
 
 
影视创作要充分了解当下时代背景中主流观众群体的需求,马中骏自己也非常关注受众,会去贴吧研究粉丝文化,会去B站了解年轻人的思想。“影视作品作为一种文化形态存在,首先应对人们的精神面貌有所反应,有所触及。”他认为,在物质财富充裕的年代,对物质本身的需求并不是第一位的。“在研究年轻一代的成长环境、需求中可以看出,他们在情感上的缺失,造成了对情感的诉求超越了物质需求。了解这一特点之后,再倒过来说顶层设计、世界观应该如何建构才是稳妥的。”在他看来,从大的时代背景出发,对应当下的影视行业,无论“大女主戏”、偶像剧还是甜宠文,能成为现象级爆款IP的影视作品,其核心世界观一定包含女性意识的崛起。从宏观层面来看,影视创作所做的是一定包含弥补时代的缺失感,发挥影视作品的社会价值。
\
 
 
产品生产:影视剧生产需做到“三不”、“两思”
 
当下影视市场体量迅速扩大,影视剧质量良莠不齐,过度迷信IP,使很多IP呈现出高投入、低产出的颓势,整个行业陷入“IP泡沫化”的失重状态。要化解这个难题,让IP获得更好的发展,必须要做到“三不忽视”、“两种思维”。
 
所谓“三不忽视”是指,在影视剧生产过程,不可忽视顶层架构的建设;不可忽视IP的转化门槛;不可忽视IP的转化时机。“两种思维”指,在影视剧生产过程中要具有作品思维和产品思维,既要生产好作品,也要制作好产品。
 
\
 
原文再现
 
 
首先是在顶层架构方面有缺失,即世界观的不严谨、不成立会影响受众的体量。“世界观的设定是否跟我们中国当下受众紧紧的呼应和相连,能够产生互动,是作品能否有爆红的市场反应的重要取决因素。”
 
其次,“大IP不等于可以被影视化”。马中骏认为,相当多的优秀的文学作品是无法影视化的,其中的境界与意味只能通过文字来传达,被影像化后容易流失掉。IP本身的转化是有门槛的,不是什么IP都能够转换成影视、视觉形象。转换不仅有技术门槛,还有政策门槛、资本门槛、时间门槛等诸多影响因素。
 
不少作品因为市场的迫切需求,还未准备好就进行开发,从而没有精准的制作,这也是导致投入与产出不完全成正比的一个原因。目前市场上的大量影视剧仍是从文学作品转换过来的,失重的行业竞争导致很多制片人未进行整体设计就进行开发,导致制作不良。马中骏强调IP的转化需要时间,需要对IP有清楚的预判能力,不要神化IP。
 
现代社会是一个信息泛滥的时代,也是信息瞬息而过的时代,因而时机也是瞬息而过,有些东西一旦错失时机就不会成功。尽管目前市场由于用户的迫切需求在不断地加快产出,但是仍需要一段较长的周期来制作,昨日可以成为“爆点”的东西,也许会在某一刻突然崩塌掉。
 
但“作品”与“产品”两者之间并不一定都是矛盾的。马中骏在谈论如何决定开发内容时强调要有两种思维,一是作品思维,从艺术作品本身对民族的影响力、传播力、穿透力等维度来思考如何进行内容的开发。二是产品思维,从产品的角度来思考,预估影视作品本身在市场上的反应,影视作品的传播是否能带动游戏等周边的发展,是否能带动更多的衍生品开发。“两条思路孰轻孰重,就要根据当下所需来考虑。”
 
产业未来:世界性思维下的系统思考,马爷解析IP产业发展历程
 
在马爷看来,中国IP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是由“明星依赖化”到“品牌系列化”。依据国外经验,国内IP发展会经历三个阶段:明星化、去明星化、去演员化。目前国内的IP影视剧,大多依靠热门IP和人气明星的加持,这是处于IP产业发展初级阶段的显著标志,而IP产业要突破初级阶段继续发展,需建立图像识别系统,进行图像固化,使得产品得以延伸,让用户固化某种认识,从而形成品牌。
 
原文再现
 
 
“一个好的IP应该是有一套图像识别系统的。”马中骏介绍到,美国在这方面是做得很好的,做IP开发的时候先做图像识别的开发,确定作品的风格、概念和人物概设,将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固化后,根据固化形象选取相匹配的演员进行演绎走向产业化。“让图像的记忆深深打动你,只有图像记忆是最能够清晰识别的。”
 
当前互联网文化对中国IP产业发展具有推动性作用,在这个进程中,就会产生很多IP,或是由IP产生的一些价值性的延伸产品。像是慈妹儿家的IP剧《花千骨》,在成为“现象级”电视剧之后,通过多方平台的合作形成一个多元化、可持续发展的文化品牌,打造以《花千骨》为核心的泛娱乐产业链,逐渐拓展至出版、影视、游戏等产业,并借以互联网的传播优势,将这一品牌推广至世界范围,让中国的好故事“走出去”。
 
\
 
“互联网文化的发展是中国弯道超车或者是中国文化对于整个世界的影响力产生的标志性旗帜”马爷说道。对IP产业的不断思考与创新,是慈妹儿家一直探索的内容,立足当下,洞悉未来,从把握自己中把握机遇,才能对未来先下一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