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 WEN CLUB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首页 > >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 新鲜独家
魏武:和别人不一样又怎么了
日期:2018-12-13 10:57:51 浏览次数:
慈文传媒品牌战略发展中心有个特殊的存在,他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是他每次交出的“作业”总是让人有惊喜,恨的则是他“你怎么这么固执啊!”。他是个好“饭搭子”,吃得特别多,所以跟他吃饭即使只有两个人也不会发愁菜点得少吃起来没趣,慈舅舅为此戏称他为“魏不饱”,英文名“Bubao”~但他有时又不是个足够好的队友,耿直得连甲方都敢怼:
 
“这个设计出来的海报质感还是需要提升”
“没办法,提供的剧照就是这个水平了”
 
“某某海报还需要提升一下”
“具体是哪儿需要?”
 
甲方:卒
 
他怼的时候,慈妹儿在一旁狂笑,仿佛忘记自己也曾经是被怼的那个:
 
“别吃了,你看你喜欢的爱豆们有没有比你重的”
慈妹儿:卒
 
到今天,慈妹儿已经和这位仁兄共事两年多了,他还没被慈妹儿打“死”,完全是因为对他的审美以及产出能力的欣赏。最初介绍慈妹儿跟他认识的慈舅告诉慈妹儿,叫他“魏大师”就好了,于是慈妹儿与“魏大师”的相识就发生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场景里:
 
\
 
一个“呵呵”,立刻让彼时还是实习生的慈妹儿缩回自己的“龟壳”,“高冷大师惹不起”。今天的故事,也就从这个高冷的“呵呵”开始讲起吧。
 
\
(高冷“Bubao”拍照都不看镜头哦)
 
 
傲娇的“Bubao”:“哼,还行吧”
 
高冷大师的官方姓名叫做“魏武”,他自己说,其实一开始想叫做“魏斌”,结果登记姓名的人落下了“文”,最后只得叫做“魏武”。而魏大师也完美继承了所有跟“武”有关的特性:心思大条、武力值Max、毫无“表达的艺术细胞”。
 
魏大师是正经的四川人,但是四川男人的细腻心思他没学到,反倒是属于部分南方人的“傲娇”在魏大师身上完美体现了。
 
大学时候的魏大师学的是“工业设计”,在慈舅看来,工业设计要比平面设计好在工业设计对材料有想法,魏大师进入慈妹儿家后,作为视觉统筹,自然而然的也承担起了慈妹儿家的礼品制作。小到给手工糖设计新的包装纸,大到独立规划设计整个礼品,用料要去工厂亲自挑过,包装根据不同的选材以及工厂的制作需求不断更新设计,魏大师操刀的每一个慈妹儿的礼物是慈妹儿的小骄傲之一。总有人收到以后告诉慈妹儿,“你们家的礼物最好看”,“到现在我还留着某个某个,是你们送我的吧。”而慈妹儿把这些好朋友的反馈告诉魏大师时,魏大师斜着眼听慈妹儿说完,伸出左手的食指扶一下眼镜,撇慈妹儿一眼,留下一句,“哼,还行吧。”
 
\
 
作为视觉统筹,魏大师不光设计礼品,慈妹儿家部分电视剧的海报也由魏大师操刀。让慈妹儿来给这些海报介绍一个共同的风格,毫无疑问一定是“简约”。无论是讲述航天故事的《那些年,我们正年轻》还是激情赛车故事的《极速青春》,不同的题材,魏大师总能找到不同的简约方法来为每部剧设计海报。《那些年》中,他沿用了剧照里马朝阳回家时的场景,一男一女倒映在碧蓝的湖水上,青山之间掩映着马朝阳质朴的情感归宿。
 
\
 
\
(给《那些年》设计海报时,趴在地上拍摄素材的魏大师)
 
到了《极速青春》里,他则把剧中赛车的名场景,如路杰极速转弯绕过唐棠变成手绘的卡通人物,一股独特的青春气息便由这张海报散发而出。
 
 
\
给《那些年》做的海报,也广受好评,不少人问慈妹儿,“海报是谁做的啊?挺好看”,慈妹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魏大师时,魏大师再次撇了一眼慈妹儿,“哼,还行吧。”
 
 
耐心的“Bubao”:“这样就好了”
 
身为视觉统筹的魏大师,自然要有几个“小弟”,他们都是魏大师带的小朋友,比较幸运的时候,可以获得魏大师的“言传身教”,当然了,既然是“耐心的”,这种言传身教不免要从基础说起。
 
魏大师不光会设计,还是摄影的一把好手,慈妹儿常说他是“马爷‘御用’摄影”,自从他来到公司,几乎承包了马爷大部分的公关照以及活动照片。但除了给领导拍照,相当一部分艺人的公关照也是魏大师的手笔。领导认可、经纪公司同事认可,魏大师的名声不止于此。
 
\
(带着相机出门拍风景的魏大师)
 
或许有人曾在图虫和豆瓣的首页看到过一些作者为“Neverland”的摄影作品,魏老师所拍摄的风景都曾入选过这两个知名网站的首页展示。
 
\
 
\
 
\
 
\
(图为魏大师摄影作品)
 
每一张漂亮的照片和有特色的海报设计,都成了魏大师的“小弟”们崇拜他的依据之一。不过在慈妹儿看来,崇拜有什么用,想让魏大师给你讲明白一个东西怎么弄,真是比登天还难。直到有次,“胖胖同事”给慈妹儿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我其实不是很会拍照,所以我有次问魏老师,‘你的照片都是怎么拍的啊’,‘场地内的参数要怎么调’,魏老师本来是没回答我的,我也觉得,嗯,比较傲娇嘛,就自己在一边试着拍,过了一会儿魏老师就很细心的跟我说你这个要怎么调怎么调,然后给我试,‘这样就好了’,虽然也叹了气,但他真的教了我。”
 
这样的例子并不是唯一一个,魏大师似乎对有兴趣学东西的人格外的耐心。画漫画的帅美编两年前来公司时是一个青涩的小菜鸟,用魏大师的话来说,“跟我刚刚学设计的时候一样,什么都想往图上放”,而魏大师教他,“要做减法。”
 
就这样,帅美编从实习期就开始跟着魏大师一起做事,直到跟自己一起来公司的好基友已经回到家乡,他却锻炼成了有时可以独挡一面的设计师,有时不需要魏大师的修饰、更改、指导,也能做出来不错的海报。魏大师有时在帅美编的座位上看帅美编做图,从一开始的“你要xxxx”逐渐变为现在更多频率出现的“嗯,这样就好了。”
 
魏大师是慈妹儿同事里最不一样的那个,很多人在职场上学会“绕着弯说话”,魏大师工作几年一句都没学会,他的沟通就像他的性格一样简单,“好”、“这个做不了”、“太丑了”、“还行吧”,几乎就是他的全部常用沟通词汇。
 
魏大师不是特别擅长言辞,有时大家一起头脑风暴到最后,轮到他时,他说半天,扔下一句“哎呀做出来你就知道了”,果然,做出的作业基本都是人人满意的。这样实力过硬的魏大师,如果再有更多的“社会人”特质,比如在别人希望得到他的夸奖时他不是丢下一句傲娇的“还行吧”,比如有漂亮女同事邀请他给自己拍两张照片时他不是真的只拍两张就结束,或许会更显得有一点“正常的可爱”,慈妹儿有时被怼急了也问,“你就不能和别人一样一点点吗?”魏大师抖一下肩,“和别人不一样怎么了?”随后又开始低下头,在手机上、电脑屏幕上,一遍遍地勾勒出一副异想世界。
 
\
 
魏大师上传个人作品时留下的姓名叫“Neverland”,常有新同事猜测过魏大师为什么叫这个,慈妹儿也猜过,每每跟魏大师求证,他只是说,“随便叫的”。直到现在相处久了,慈妹儿倒有个很好的解释:Neverland是彼得潘居住的地方,或许在傲娇的魏大师心里,也住着一位飞来飞去、永不长大的彼得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