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 WEN CLUB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首页 > >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 新鲜独家
两家中央党报盛赞,两部不能错过的热血青春大戏
日期:2018-11-22 16:57:37 浏览次数:
入冬以后,不少人都在朋友圈直播自己的穿衣状况,“还能坚挺的穿一下大衣”、“今天必须穿羽绒服了”。对慈妹儿本人来说,什么是冷?没有在播的戏就冷;什么是热?当然是有大大表扬我们就是热!这两天,慈妹儿内心火热,则是源于上周在东方卫视、腾讯视频、爱奇艺收官的《极速青春》因为优秀的制作、出色的人物塑造、精彩的青春面貌展现而得到了中央党报《光明日报》的表扬;而另一部在九月就和大家完成“约会”的《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则在中央党报《经济日报》发表的《民族精神 为影视作品“立魂”》一文中受到盛赞。这两部展现不同时代、不同主题的电视剧, 因何在慈妹儿的镜头中呈现出同样的让人振奋的力量?来跟慈妹儿一起走进本期的【央媒看慈文】叭~
 
\
 
 
一个造型优美的“壳” 
 
讲述“两弹一星”研发历程的《那些年,我们正年轻》,聚焦海外的中国留学生赛车的青春剧《极速青春》,两部剧因何能够引得观众认同、专业人士认可?离不开其本身体现在外的精良制作与极富魅力的人物。
 
《光明日报》首先否认了赛车题材是“小众”内容,中国电视剧诞生的一甲子岁月里,赛车题材的相关内容少,“瓶颈主要在于经费和技术。赛车题材作品的拍摄,相比其他内容要更加‘烧钱’”。
 
\
 
《光明日报》盛赞《极速青春》“并非只是打赛车的擦边球,而是将赛车作为整部剧的载体。从第一集便开启了超长的赛车场景,后续的飙车、比赛、训练等赛车剧情亦是源源不断。”而让这些最终完美呈现的,离不开幕后制作团队在前、后期的精心准备。据《光明日报》介绍,“团队在剧本创作前期花了半年时间向从事赛车的专业人士进行了前采,包括选手、裁判以及幕后。在演员上,该剧也启用了本身就是赛车手的韩东君担任主演。该剧的动作导演,也是国内从事赛车题材影视作品的顶尖人物,亚洲飞车第一人,香港特技大师罗礼贤,同时启用了全国仅有的2台‘俄罗斯臂’跟拍车,让该剧不仅在赛车内容上有超越电影级的突破,也有专业道具使用上的新招。”
 
\
 
一部年代剧,是要将观众从现实带回故事中讲述的年代,要让观众“入戏”才能“有戏”。在《那些年,我们正年轻》中,让观众穿越重重的时光隧道,置身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环境中,离不开的正是还原真实感的制作。该剧筹备期,道具组从全国各地拉来了三大卡车的道具,主创团队花费大量时间研读与题材相关的报告文学等纪实资料,在“两弹一星”研究基地之一的四川绵阳实地取景,剧中制造导弹、火箭零部件的工厂也选在了曾经生产榴弹炮的工厂旧址。
 
 
一个积极向上的“魂” 
 
《极速青春》与《那些年,我们正年轻》一样,都是群像戏。前者围绕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讲述追逐“赛车梦”,后者围绕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年轻人讲述追逐“航天梦”。这两部群像戏有一个共同的优点,用《经济日报》的话讲出来,则是“弘扬了民族精神,传达了积极向上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1994年,一部《北京人在纽约》生动展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海外华人在大洋彼岸为生存温饱而挣扎。而到了今天,《极速青春》中的海外华人,则早已过了为温饱奔命的日子,尽管故事的主角路杰不过也是平日里要在快餐店打工的“外卖小子”,但在今天的故事中,年轻的人们所追求的则是在温饱以外的人生理想、个人价值的实现。《光明日报》评价道,“拥有清晰的自我认知意识,其次是自我独立理想的实现,这是当下年轻群体重要标识,他们的理想不再是简单的赚大钱、博高位,而会更认真地考虑自己的想法和爱好。于是电竞、轮滑、赛车、说唱等领域随着年轻一代的崛起而扩张。《极速青春》里的角色也是如此,他们的人生选择,代表了当下多元理想实现的价值观养成。”
 
《经济日报》在文章里提到,“在影视作品中如何有力地弘扬民族精神?需从时代设定、故事设计、人物塑造三方面着手。这三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缺一不可。”用《那些年,我们正年轻》的故事来做阐释最清楚不过。
 
\
 
“军二代”张利军从大学起便和自己的伙伴树立起要造一个“兄弟号”火箭的理想,然而在看到基地食堂伙食供应不佳,同事因“夜盲”遭遇事故后,张利军毅然决然申请调入后勤,扛起“生活保障”的大旗,开垦荒地、养猪、规划家属院,看似张利军与“火箭号”愈发遥远了,可他自己却说,让大家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在前线干活儿,这也是给航天事业做自己的贡献。“富二代”陆若文,资本家的出身让她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吃尽了苦头,去食堂要所有人吃完了才敢去,去了只有青菜馒头可以吃,甚至曾经努力追求她最终与她结婚的丈夫也为了自己的事业抛弃了她,这种情况下陆若文依旧顽强选择留在基地,用自己的真才实干证明自己对祖国航天事业不变的心。
 
\
 
《经济日报》对此盛赞道,“时代背景有了,故事设计好了,民族精神要通过一个个具体的人,才能弘扬得淋漓尽致,展现得荡气回肠,抒发得余香犹存。”“我们既要避免脸谱化的高大全形象,让人物有血有肉,优点缺陷同样明显,又要恰到好处地拿捏人物地位身份,还要揣度和主人公搭配的各种配角,将所有人物的性格特征都嵌入‘弘扬民族精神’的逻辑框架里,让正能量的表达显得真实可信。”
 
对慈妹儿来说,看《极速青春》,是帮慈妹儿实现了那些我自己的学生时代时想体验却没有体验过的生活,回忆自己也曾有过的与同伴一起追求荣誉的热血过程。《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则是将慈妹儿学生时代时,教科书上那薄薄两页的“‘两弹一星’历史介绍”变成一幅生动的时代长卷,除了元勋们的名字与英雄事迹,更有无数平凡人在照耀之下,因其不平凡的选择、不平凡的作为而闪闪发光,值得被所有中华儿女铭记。
 
这是两部不同主题的故事,却是同样的热血青春,慈妹儿希望未来会有更多这样的好故事,能够让我们在镜头里找到我们所向往的“第二人生”。正如《经济日报》所讲,“影视,归根结底为人们的精神世界服务。它可以借助一个个虚构假想的故事,影响你对现实世界的认知,悄无声息地改变你的精神状态。我们期待更多弘扬民族精神的影视作品横空出世,让这些好故事潜移默化地塑造你的灵魂,唤醒你内心的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