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 WEN CLUB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首页 > >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 新鲜独家
【成长慈文人】阿泽:进击的大白羊谁都挡不住
日期:2018-03-29 15:07:35 浏览次数:
正在写稿的这个慈妹儿,是白羊座。慈舅舅是一个星座专家,所以在整个由慈文传媒副总裁、首席品牌官、慈舅舅赵斌分管的板块里,当我们认识新朋友时,总会问一句:你是什么星座啊?上升呢?金星是什么?……等等,由此开启一系列心理暗示式的认知。白羊座的慈妹儿,常被慈舅叫“大白”,这个“大白”让本白羊自己理解来说,是“脾气大”以及“白痴”……不能否认这就是傻乎乎的炸药包白羊座啊。不过今天的主人公,慈舅板块里的另一位“大白”,同样是白羊座,不过她的“大”和“白”,在慈妹儿看来,则是白羊座的升级加强版,她又有白羊座的活泼同时还具有天秤的艺术天赋,词汇量不多的慈妹儿想了想她的“大”和“白”分别代表什么,今天,一位“大白”慈妹儿真诚地介绍我们家的另一位“大白”给你们:谁都挡不住的进击的白羊座——来自创意开发中心的孙毓泽,大家更习惯叫她阿泽。
 
\
 
 
跨专业的大显身手
到今年3月,阿泽已经来慈文一年零五个月了。尽管这个时间看起来放在整个就业大环境来看并不长,但难得的是阿泽在这短短的17个月里,十分迅速地展现了属于她的小小光芒。
 
\
(进击的白羊座阿泽手里原本还有一串更进击的大鱿鱼)
 
如果是热爱网综,看过《奇葩说》的小伙伴一定记得节目中的范湉湉在第一、二季时都讲过的一个故事:原本想当演员的她在演员梦迟迟无果后决定回归普通生活,回到一家外企从前台开始做起,五年时间,她做到了这家企业的市场总监。从前台到市场总监的跨越,一度成为《奇葩说》的少女观众里的职场奇迹,阿泽的跨度没有这么大,但仍旧足够让人惊叹。
 
17个月以前,阿泽刚进公司时的职位是创意开发中心总监助理,一开始做行政及总监助理工作,同时也担任着部门助理的一些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则是有关合同的部分,主要是版权购买、编剧合同、剧本优化合同,偶尔也有一些其他合同,如概念设计合同,或是在制片团队没有跟进的情况下,还可能有一些联合投资的合同,这些前期各类的合同,由阿泽负责进行沟通、谈判与起草。
 
\
 
概括起来挺简单,但阿泽一说,慈妹儿才晓得这里面大有乾坤。“我算是比较‘幸运’,刚来的那半年遇到了挺多事,所以一下子就经历了很多。比如在跟进合同中最基本的两种合同,委托创作合同和版权购买合同。委托创作合同中最为核心的是作品的进程问题,文学本子不是一锤子买卖,我们是根据你不同的进度付款,一开始的预付款比例是多少,剧本大纲、人物小传、分集大纲等等,到了不同阶段支付不同比例的金额。分人分作品,没有‘一定’,具体情况具体洽谈,无非是在肯定作者权益和保障自身利益之间达到一个平衡。版权合同则更需要审慎,比如作者身上是否背负其他合约,与我们的合约是否相斥、版权是否清洁、解约的条件、版权时限的具体要求等等。如果是国际版权,还要考虑适用法律和行业通用准则等。”
 
\
 
看似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与法律息息相关,慈妹儿也以为阿泽是学法律的,然而事实上阿泽学的是经济贸易,课程中沾点法律边的就是一门法律基础。带着课堂里学习的基础,阿泽在实际操作中不断地加强着自己的法律技能,在她看来,“法律最重要的东西在于你要明确法律风险,最大限度为业务服务,所以要在大量的实际情况中总结和学习,预设一下潜在的风险,想办法规避,明确是好的,说不清也不见得都坏,要有技巧。”
 
随着助理工作、各类合同工作的日渐成熟,对创意开发中心的编审业务日渐了解,阿泽开始正式进入了编审的工作。从经贸到编审,尽管说起来是专业跨专业,不过在她看来,学过的都是有用的,“学习更多的是学一种思维模式、综合能力和办事态度。所以我并没有觉得因为我的专业和编审的差距是鸿沟。当然专业领域的学习也特别重要,能有机会在实际工作中学习,我是很有运气的。”
 
 
 
\

阳春白雪式的审美意趣
 
“阳春白雪”原本是用来形容高洁优雅的爱好,放在阿泽身上,则是用来形容她与众不同的审美。像阿泽一般大的女孩儿,不追星、不喜欢鲜肉的才奇怪,阿泽就是那个奇怪的人。听完阿泽回答“你有什么喜欢的演员啊”,慈妹儿眼都不眨地给她精确概括了一下,“嗷,你喜欢老男人呗。”比起00后易烊千玺、王源等一众“鲜肉”,阿泽连手机屏幕都是早年的韩国男团“神话”组合的成员,针对演员的爱好则更是不用说的“老男人化”,比如前一阵才凭借《至暗时刻》在金球奖、奥斯卡金像奖双双封帝的“小天狼星”加里奥德曼(也是我们伟大的白羊座!),还有阿尔帕西诺、汤姆哈迪、河正宇……
 
在阿泽的心里,重要的不是是否“潮流”,而是“永恒的经典”,好的演员,他应当成为高质量作品、好作品的代名词。“我认为演员当然是美的,但一个演员的魅力,在于他能够展示美的多样性,甚至他可以拓展美的定义、重塑美的定义。比如茱莉亚罗伯茨,小时候我对于国外女性也觉得奥黛丽赫本那样才是美的,起初我对于‘另类的美’也接受无能,但直到我看到他们的作品之后,感受到那种作品表现出来的蓬勃力量,那时候是一个演员的力量,而不是一个美女的力量。罗伯茨的嘴那么大,眼睛那么深陷,但是非常美,她眼睛里的光芒足以让你折服。”
 
\
 
阿泽在演员审美上的超高标准,也同样出现在了她对于剧本、对于剧的好坏衡量上。一个剧是好还是坏,以艺术价值衡量还是商业价值衡量,在这个学经济的女孩儿心里有着明确的一把尺子,“最近喜欢的剧是真的很少,以前喜欢的现在更喜欢了。”白羊阿泽在讲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时总会滔滔不绝,“《大染坊》里的陈寿亭,《大宅门》里的白景琦,近乎是艺术范畴里的完美角色了,极具人性美。我最喜欢的电视剧是《雍正王朝》,人物塑造没有瑕疵,随便提一个,比如太子的老师,也就那么五场戏,人物的一生你都看到了。现在的作品更商业了,火是因为它精准的定位,精准的打点,对市场的精准把握。”
 
\
 
慈妹儿在与阿泽探讨工作中遇到的作品好坏,阿泽则骄傲地提起了自己的团队,“创意开发中心整个团队是非常专业的,这当然不是吹捧,这个团队的专业是在市场上有共同认知的。我们在编审工作中,每一步都会出一个非常详细专业的评估报告,只有当作者们认可你的专业,你的沟通才可能有效。”在这样的团队中,阿泽对于“好作品”的定义也在不断地完善,对她来说,“好作品能够让我认识我自己,同时带我到达未知的领域,可能是一个真实的领域,也可能是种情感上的领域,在我人生当中二十六年还没有经历过的那种情感领域。一个是实操的技术方面的‘原来还能这样’,一个则是精神方面的‘原来还有这种东西’。”
 
从助理工作到编审工作,能干且“幸运”的阿泽只经历了短短半年的时间。她说她正是因为对内容向的东西感兴趣所以进入了这个行业,因为领导对她工作的认可她又真正深入了行业。进击的“白羊阿泽”,正在她所钟爱的领域与她的专业团队一起,在内容领域大显身手,以高标准,为慈文提供一个又一个高质量的专业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