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 WEN CLUB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首页 > >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 新鲜独家
白一骢:我喜欢这个行业,不喜欢早跑了
日期:2018-01-16 14:44:19 浏览次数:

一杯敬IP

全文2580字,约需3.5分钟


1月8日有部剧杀青,剧名大家很熟悉,叫《沙海》。或许是“重量级”人物之间的惺惺相惜,这次合作的也都是老朋友,对方叫南派三叔。这个项目启动之初就收获各界的关注,去年11月,腾讯视频V视界大会上《沙海》首曝片花,令许多人大呼“看不过瘾”!《沙海》背后的操盘者,正是慈文传媒视骊制作的掌门人白一骢。(公司名后简称视骊制作)

 \

慈妹儿曾为白老师做过为期一周的骢の特辑:

慈文星光周--骢式百科丨网络大电影为什么不挣钱
慈文星光周--骢式目标丨当老大,做东西的时候至少可以不用那么抠
慈文星光周--骢式法则丨不怕重来,不多解释,想说的话都在作品里
慈文星光周--骢式成长丨从天才的痞子少年到码字儿成就的“网剧一哥”

特辑中,慈妹儿谈到过白老师在正式成为一名制片人之前,曾做过导演助理、编剧、导演、监制,可以说,从项目的孵化到最终完成这一系列流水线,白老师都曾“有染”,并且还“染”得不错。

 \

作为这样一个“处处留情”的内容制作者,对于目前国内大热的IP产业开发有着他自己的执着。1月13日下午,白老师在首届中国软IP大会上以“一杯敬IP”为主题,与大家分享关于IP运营的认知,他认为,让IP回归内容本质就尤为重要,打造IP需要工匠精神,也需要给工匠精神以耐心。

内容IP化比IP本身更重要


作为IP的受益者,白老师一直在思考,IP到底应该是什么东西?究竟是去做IP还是尽量把内容做成IP化?

从2014年的《暗黑者》,2015年的《暗黑者2》,再到2016年的《老九门》,还有刚刚杀青的《沙海》和正在拍摄的《爵迹·临界天下》,近几年白老师带领团队制作出的作品几乎都有着一定的IP基础,可事实上,视骊制作并没有IP储备,他们只干一件事,就是和IP方合作(当然了,IP储备在慈文啊)。“任何人有了IP之后,都需要把它开发出来,谁去开发呢?”白老师说,“是我们,我们更多做的是IP化的事。”

 \

白老师以《花千骨》为例,《花千骨》在改编剧之前指数并不高,不算是一线IP,而是在影视化之后,成为了超级IP。2015年9月7日,《花千骨》以2015年中国电视剧周播收视率第一名、钻石独播剧场收视率第一名的好成绩收官。就在一周之后,9月15日,视骊制作的番外网剧《花千骨2015》在爱奇艺正式上线,上线26天后,该剧播放量突破10亿。最终,该剧以15.38亿的播放量位列“2015年度十大网络剧”TOP2。

 \

除了本身自带IP的内容之外,视骊制作也将原创内容进行IP化运营,比如国内第一部原创科幻影视系列作品《执念师》以高颜值的演员阵容、离奇烧脑的悬疑剧情和轻松诙谐的语言受到无数粉丝热力追捧,最直观感受这样一部无咖无IP的原创作品的成功,就是如今《执念师》已经完成了系列化的转变,《执念师2》以13亿的好成绩完美收官,《执念师3》的精彩故事正在路上。从小原创到IP化,离不开的是白老师和他的团队精工细造的匠人精神。

\ 

IP化有三大模式:IP分裂、IP融合、IP再生


在演讲过程中,白老师一直强调:我只是一个制作人。在白老师看来,作为内容制作,讲好故事,把IP内容做透就已经足够了,因为围绕IP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对此,白老师总结了IP化的三大模式:IP分裂、IP融合、IP再生。

白老师在演讲中谈到《暗黑者》的原著《死亡通知单》在影视化之前并不是一部流量小说,《死亡通知单》小说一共三部,在白老师的最初设想里是将其分裂成为六部影视作品。所以说,从2015年《暗黑者2》开始,白老师团队就在尝试做这样的IP分裂。

 \

根据白老师介绍,IP融合则是将这些同规格的IP做起来之后再去做融合,融合过程中需要再次分裂,这样IP使用率就会很高。“目前国内相关例子并不多,美国《复仇者联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事情我们一直在做,只是这需要足够的时间。”白老师说道。

\ 

2016年大火的《老九门》就是典型的IP再生,直到现在,《老九门》这个IP也没有实体书,因为《老九门》并不是一个已经成型的完整故事,而是在《盗墓笔记》系列的几本书里,通过吴邪和小哥谈论过去的事情以及墓穴解密的过程中,提及了一些有关《老九门》故事的片段,这些非常小的千字文经过重新组合,最终形成《老九门》播出的故事。

 \

不管是IP分裂、融合、还是再生,白老师认为真真正正把一个故事深耕下来做透,是每一个IP从业者应该有的态度。

IP回归内容本质,需要给工匠精神以耐心


白老师在演讲中说,在IP开发的过程中,光是做好分裂、融合、再生这三件事就已经累得半死了。如今市场上有这么多IP,慈妹儿试想了一下,如果每一个都像白老师这样认认真真“啃”下来……

 \

因此,为了更加科学地进行IP开发,白老师在公司专门成立了一个评估部门,全方位分析一个IP是否有开发价值。在评估过程中,白老师和他的团队累计了大量的数据,发现真正能禁得住“骢式打磨”的IP并不多,在他看来,IP本身的内核是内容,而不是IP的衍生,有时候人们会被IP的外在光环所吸引,从而变得盲目。因此,将IP回归内容本质,是白老师在开发IP时最看重的一件事,尽管可能会走得慢,但相比之下,研究出IP如何开发更重要。白老师以游戏为例,一部剧的制作周期是9-18个月,但时下一部非常火的游戏生命周期并没有那么长,作为一个不懂游戏的影视制作者,白老师表示还是要专注做好内容,首先保证影视内容的质量,其他开发则交给更专业的人去做。

 \

白老师提到了他做导演时学到的一个词:商值,就是一个产品应该卖多少钱,应该给供应链上留多少钱,一个IP到底有没有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的商业价值,是制作者在开发IP时需要思考的问题。白老师指出,如今IP、演员价格暴涨,总有人在买单;制作价格也在涨,却无人买单,最必要的环节沦为最廉价,制作端与创作端大量逃亡,中层不堪、基层断崖,因为商值的关系,资本遁逃的可能性不断扩大。对此,他认为对待IP需要摒弃“宁可买贵”的土豪精神,不能急于变现,尽可能长久地维护和继续生长IP,进行IP化的研发和内容创造,是从业者真正应该做的事。他表示:“我们确实在这个行业里需要工匠精神,但是需要给工匠精神以耐心。” 

演讲的最后,白老师以“不忘初心”作为总结,他说得特别实在,也特别诚恳,他说:“我为什么选择这个行业?是因为我真的喜欢这个行业,虽然这个行业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但是尽量去喜欢它。我当年是因为喜欢这个行业才做的,如果不喜欢的话早跑了,既然已经不得已的喜欢到这种程度,希望今后还继续喜欢下去,希望我们能够回归到对行业本身的热爱,能够让这个行业更加美好。也希望2018年能够看到更有价值的作品能够呈现给大家。谢谢大家!”

 \

(本文现场照片来源:喔图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