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 WEN CLUB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首页 > >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 新鲜独家
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日期:2018-01-03 19:27:39 浏览次数:
慈妹儿在键盘上十指翻飞的写稿子时,文章的主角正远在法国尼斯和新婚不久的老公享受蜜月。尼斯,法国南部一个人口30万的小城,但是拥有法国最美的阳光和海,每年的5-10月,都有很多人在尼斯的天使湾享受阳光。她的朋友圈刚更新的一条小视频,是尼斯海滩上的日出,沙滩上有零星的几个人在拍初升的太阳,淡橘色的天空底下飞过几只海鸥,被柔和的阳光印衬的也多了几分自在。尼斯的英文名称是Nice,或许正如此刻晓艳姐的心情一样吧,nice!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比别人更多一点恒心

观众们开始对“朱晓艳”这个名字熟悉起来,大多都是因为2017年7月的《哀乐女子天团》,这个被誉为网络大电影口碑之作、堪比院线水准甚至超过院线水准的走心又走肾的片子,当它出来时一片叫好,晓艳姐从年初时一直紧锁的眉头也舒展了些,那时她紧张地问每一个人,“看了吗?怎么样?”每一个人提到的每一个点,她都能细致地聊下去,这里当初如何考虑,有哪些挫折……的确,对于这样一个推进了一整年,从创意到宣发全部参与的“制片萌新”来说,第一个孩子,好坏都是如数家珍。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把时间坐标从影片上映往前挪整整一年,那时的慈文还在北京三元桥办公,圆柱形的办公楼里,装着慈文在北京的一百来号员工,朱晓艳就属于其中一个格子间,离慈妹儿的座位并不远,那时我总能看到她在座位上看着各种片子,不时写写记记,过得仿佛是大学一样的生活,羡慕的我直流口水。后来聊了才知道,那时她因为一个创意,《我在殡仪馆工作的那五年》,看了很多部片子,全部是以“死亡”“友情”为主题,同时,还要跟一帮北电的年轻人随时开会,修改完善这个项目的大纲、剧本,对了,那时候这个项目叫《殡葬女子乐团》。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晓艳姐在这个项目里担任的角色是制片人,所以什么都要会,什么都要看,她一边介绍,一边划拉着自己刚修改的剧本,又翻出他们想要选的演员,都是一些新人小演员小歌手,一边给我看一边问我的感觉,不像制片人,倒像是电影学院里第一次拍学生作品的导演,巴不得谁的意见都要听一听,不过她合作的导演,倒真的是北电和中戏毕业的。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跟这位制片人聊完,我回到座位上继续整理自己的采访同期,耳机里的另一位制片人白一骢说自己的经历,导演、监制,在剧组什么都干过了最后才成了制片人,不过他上一个合作的演员是陈伟霆张艺兴,在准备的作品是《三体》,和刘慈欣合作。

在慈文的制片人团队里,当时的朱晓艳,可能是最不起眼的那个。在一众IP剧、流量明星的围攻下,项目又是花不了几个钱的网大,比起别的制片人每天被资本、被经纪追着跑,晓艳姐的这里多了一份属于创作者的悠闲和宁静。早上带着麦当劳的早餐来,吧嗒吧嗒敲一天键盘,看电影找思路改剧本。从7月预计11月初开机,到17年1月真的开机,朱晓艳从咖啡厅、公司这两个据点里进进出出,一步一步推进着,改一点故事,她听一点意见,一点一点磨了出来;因为拍摄延期,冬天的秦皇岛都是雾霾,拍摄地改到厦门,晓艳姐又一点一点把剧组搬到厦门。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与此同时,10月份拟定好的演员开始接受乐团的培训,不管是玩儿乐器还是唱歌,不求精通也要学个相似,她像家长给孩子找家教一样,挨个筛选了合适的老师给孩子们,随时了解孩子们的学习情况、心情,又像个姐姐一样的鼓励大家。看他们的聊天记录,几个人像打了鸡血一般,仿佛是一个真的明年准备出道的女子乐团。鸡血和智慧的碰撞里,这个不起眼的片子逐渐成型。彼时,慈文传媒2017年的片单是赵丽颖林更新主演的《楚乔传》,郭敬明的原著IP、剧版《爵迹》准备开拍,韩东君刚刚进了投资两亿、有很多赛车戏的剧组《极速青春》,重新选了景的《哀乐女子天团》在1月的厦门低调开拍了。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比别人更多一点耐心

新闻专业毕业的晓艳姐,曾经有过一段民生记者的经历,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转入了当时的紫风团队,在原总的团队里干宣传,从《铁将军阿贵》开始接触剧宣,到《结婚进行曲》时,朱晓艳开始介入了项目的核心创作。在《壮士出征》时,她已经是从责编到后期宣传都跟过一遍的“熟手”,甚至在《嫦娥》的横店发布会时,她一个人在横店就把这场发布会组织了起来,联系上海媒体,包车把媒体拉到横店,安排住宿,安排演员采访,写稿件,事无巨细面面俱到,这些琐碎的过往在现在的她眼里,是“会让我有更多的耐心”。

做的是文字和对接的工作,晓艳姐比同龄人多了那么一些些的同理心,学会包容与平和,能站在别人的角度上为别人考虑,“自我”是最后一位的,这样的做事方法跟她的爱问爱聊的性格结合起来,让她成了一个无敌好的交流对象。你的想法无论好坏,在晓艳姐这里都能够找到共鸣,她从来不试着说服你,而是分析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或许也与她信仰基督有关,圣经里教她,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慈妹儿问她,“那不爱咋办?”晓艳姐笑过之后,又正经地答:“所以我们要努力去爱,我也在学。”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你看是不是这样”,是她在谈话中常用到的一句开头。一次选角会的中场休息时间,我围观了这个年轻团队的剧本会。导演和编剧像我们的创意会一样争得面红耳赤,晓艳姐在自己的本子上勾勾画画,时不时抬头看别人说,然后试探性地问问:“你看是不是这样……”,抱着请教、征询的姿态,再急的人也会缓下来。当时他们争论的中心是,“关于‘西装男孩’的那个故事到底要不要拿掉”,这个故事,其实是属于她的一个朋友的纪念,我想或许是有那么一点私心在里面吧。她左右征求大家的意见,拿或者不拿,她都能仔细归纳出大家的想法和意见,再将比较尖锐的角度、语言转化的平和,来回打磨下,“西装男孩”的故事在剧本里出出进进,最后隐晦的出现在了片子中,也成功的成为了影片中的punchline。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比别人更多一点匠心

《哀乐女子天团》的出道,比它的同辈们要风光一些,不仅营销大V们“自来水”,还上了豆瓣当月的分数TOP10。看到当月的分数时,慈妹儿想到的是16年跟马总在无锡出差时,听马总接晓艳姐的电话,聊完了剧本进度,马总跟晓艳姐讲,对它(女子天团)的要求,是爆款,现在的程度如果说要做网大能不能拍,肯定可以了,但离爆款,还是有距离。就这样,“女子天团”在这位曾经的先锋编剧、现在的中国出品人top1的“监工”下,打磨出了一个造就豆瓣评分7.0的网络大电影。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从进入影视行业之初有东阳紫风的原总作为行业领路人,到做片子时有北京慈文的魏总提供支持,集团的大家长马总指导,以及第一个担任制片人的项目就能够遇到在创作上志同道合的爱奇艺网大部门的小伙伴,属于晓艳姐的创作历程无疑是幸运的。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女子天团”的演员人选前后总共经历了4个月才定下来,成了少女们新任老公的“宫芯”,甚至是团队在微博上偶然抓到,才有了这么一个把“不能很t很中性,个性不要张扬,不能因为标榜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就穿男装,还得有女性美,得有一点属于留学生的执拗”这些要求都融入气质里的“队长”宫芯。因为没有原著IP参考,创意是当初看到的一本书《我在殡仪馆工作的那五年》,“女子天团”的大纲至少推翻了7次。拍摄完的后期工作持续了小半年,对于一个目前还处在“挣快钱”阶段的网大来说,“女子天团”是当之无愧的“慢动作”。在与剧本磕、与团队磕的过程中,晓艳姐眼里“对创作有热情的领导”魏总提供了一个能让她安心的工作环境,最终《哀乐女子天团》登陆爱奇艺。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不管时代怎么变,做品质的核心是不变的。”跟着马总、原总,晓艳姐把这句话写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我问她,这是不是你们搞制作的常说的“工匠精神”?她赶紧摆摆手,“太大了小可爱,我现在说这个太早了。只能说是努力追求,追求目标,但绝对不敢说自己有。”她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改着新筹备的网大剧本到半夜三点,还给自己加油鼓劲,“再不抓紧同事就该来上班了。”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

慈妹儿手记

晓艳姐记性特别好,每个人有什么擅长的,她记得特别清楚,比如慈妹儿擅长换老公,直到现在她选到什么新演员,跟慈妹儿提起的方式都是“诶,我又给你找了一个新老公。”比起行业里动辄操盘过亿项目的制片人们,晓艳姐的身上更多了一分属于孩子的天真气息,那种把“我喜欢的分享给你”的真诚与无邪,让人总有想亲近她的欲望,你感兴趣的事情,她看到就会和你讲,有人送她鲜肉的杂志,她留下来分给公司的小妹妹们。她的朋友圈里,现在是关于蜜月旅行的分享,曾经背着电脑横跨北京城、半夜在咖啡厅开会、雷厉风行的女制片人,迎来了她久违的假期,法国南部柔和的阳光下,新晋人妻对着镜头甜笑,眼睛里住满了对生活的希望与热爱。

「出彩慈文人」朱晓艳:我啊,就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得实现,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