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网娱大趴
国际电影科技专家热议“技术”与“艺术”最重要的还是人
日期:2019-04-17 16:03:13 浏览次数:

昨日,第九届北京电影节电影科技国际论坛在京举行。当《流浪地球》在今年成为中国科幻电影的代表之作,此次论坛适时地以“高新技术引领新时代电影高质量发展”为主题,邀请了国内外的电影科技专家,围绕高新技术与电影产业的发展,展示新趋势,分析新特点,同时也提出了在电影工业发展中,全球共同面临的问题。

 

\

 

北京国际电影节主委会副秘书长王志首先发表致辞,他表示,大力发展电影科技,不断结合电影创新的内生动力,是当今世界电影产业发展的大势所趋。同时,在世界电影技术展会上,越来越多的中国元素、中国技术,中国厂商成为关注的焦点,交流的热点和合作的重点。因此,他十分欢迎世界各国的电影科技人才来北京工作生活,欢迎海内外的电影技术企业来北京投资发展。

 

王志

 

而作为中国电影技术的专业研发机构,中国电影科研所主导研发并创建了国家电影云制作服务平台,并在论坛上正式启动。目前,这一系统正在进行试验运营和示范应用,不久将在电影行业推广应用。

 

据介绍,国家电影云制作平台旨在建立跨域协同制作新机制,为电影后期制作和特效制作提供安全、便捷、高效的云制作服务,成为中国电影工业化制作体系的重要支撑,促进中国电影制作与国际接轨并承接更多国际制作项目。 

 

电影科技在中国:不断进步,需要人才

 

论坛上,来自国内外电影科技领域的六位专家学者发表了主题演讲,并与现场观众进行了交流。国家中影数字制作基地副总经理马平以中影基地研发的一款图像处理系统“中影·神思”为例子,介绍了人工智能在影视创作中的应用。

 

马平认为,人工智能将为影视制作打开的全新的领域,通过人工智能,创造真假难辨的虚拟形象,制作弘大的虚拟场景,或是修复百年前的历史影像等最尖端的电影科技,都会变成每个人都可以用得起的工具。

 

马平

 

“中影的这套系统将会大大降低电影制作的门槛,内容的创作会变成一个人人都可以去实施的操作。它将会解放创造力,使得人类的艺术作品不断得以提升。”马平在论坛后的采访中表示。

 

马平表示,中影基地自成立之初,就负担着这样的责任——引进、消化、吸收国外的先进技术,把它介绍给中国电影人,帮助中国电影去使用这些最先进的技术。他认为,虽然比起其他国家,中国在电影技术上比国外起步晚,底子薄,“但是我们有一群最有想象力和最具情怀的电影人。所以说消化吸收已有技术,乃至在自主技术研发方面迎头赶上,只是时间问题。

 

而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副院长丁友东在介绍国内外电影高新技术研究现状的基础上,进一步强调,电影强国的建设需要一流的电影技术,而中国学者在前沿技术研发方面,已经具有了相当的基础。

 

丁友东

 

根据丁友东的统计,在代表CGI制作最高水准的国际学术平台SIGGRAPH上,2018年总共有167篇论文,81篇论文的作者列表当中有华人,另有35篇论文中有中国高校的参与。丁友东强调,近年的多部高水准的特效大片中使用的技术,都来源于学界的论文和研究,因此,电影特效团队跟高校科研团队需要建立紧密的联系,不仅为主流软件应用上,更为前沿算法的研究,和研究成果的转化培养人才。

 

全球著名视觉工作室“第三层楼”创始人、CEO克里斯·爱德华兹也同样重视人才培养的问题。“我们公司是由艺术家成立来服务艺术家的,其实电影人、设计师都需要艺术媒介帮助他们进行沟通。”他在演讲中表示。

 

克里斯·爱德华兹

 

爱德华兹也强调,技术是一个变量,它只不过是人可以利用的一个工具,让电影制作的流程变得更简单。当使用技术的人不同,产生的影片效果也不同。在“第三层楼”与漫威的多年合作中,爱德华兹也深刻体会到这一点。

 

“我认为和漫威合作最有趣的一点,是你得以接触到许多不同的电影人,并以此推动自己的进步。比如《雷神3》的导演,身上有着独立导演的特质,与他合作的《雷神3》,就会与《雷神1》的风格完全不同。”

 

今年,“第三层楼”会在北京建立其在中国的第一间办公室,谈论起在中国的计划,爱德华兹表示,“第三层楼”将在中国进行员工招募,并在洛杉矶对其进行培训。“我希望能够向更多的人展示新的技术,传达更开阔的理念,并满足中国电影人各有特色需求。”

 

影片制作之外:科技是为人服务的

 

电影科技不仅与电影本身的制作有关,影院的建设,影院管理系统的建立,以及影片的存储、保护,都是电影科技进程中的重要部分。

 

Qube的联合创始人,来自印度的塞西尔·库马尔则从更专业的角度阐释了数字影院给社会带来的改变。在未来理想状态的数字影院系统里,每一部电影能够进入到云系统中,票务、排编、广告收入等一系列的相关产业都包括在内,同时,制作者得以利用开放共享、及时更新的新数据库系统,进行存储和管理所有的设备。

 

塞西尔·库马尔

 

最终,通过行业的加强合作,影院完全可能像酒店和航空业一样,建设起一个标准化的运营和操作系统。在这样的操作系统下,观众才可能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达到自由观影的体验。

 

国际知名电影和影院网站赛璐璐的主笔派特里克·冯·司寇斯基也谈论了今天影院面临的问题。他表示,在西欧和北美,票房的增长逐年放缓,甚至产生了负增长。而如今中国市场虽然发展迅猛,却也同样面临着如何吸引年轻人进影院的问题。

 

派特里克·冯·司寇斯基

 

司寇斯基表示,小屏的普及和技术的提升,是影院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因此,影院不仅要在播放技术、声音效果上进行提升,更要改善整体的观影体验,提供更好的服务,甚至更好的餐饮。“当有电影院的负责人问我,他们要在什么地方进行提升,我总是说,你必须保证自己的卫生间一定是干净的。”司寇斯基表示。

 

科技发展为影视艺术带来了进步的动力,却也同时带来了不可避免的问题。国际标准化组织电影技术委员会主席安迪·马尔兹便提出了网络时代电影工业所面对的“数字困境”。一方面,数据格式的版本越来越多;一方面,如何对大量的数字电影和其不同的版本进行存档,则是新的挑战。

 

如今,任何的云存储技术都有着崩溃和被关闭的风险,而存储在云盘中的大量数据,很可能由于系统突然的崩溃而瞬间消失。“可能没有一部数字电影能存在超过一百年。”马尔兹表示。

 

安迪·马尔兹

 

在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中,从2016年开始,对“数字困境”经过了18个月的研究与撰写,已经发布了两本报告,中文的翻译工作也在进行之中,马尔兹也希望今年之内,报告的中文版能在国内出版。

 

目前,对于“数字困境”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法,而开放的,可以被自由使用和改动的“开源式软件”,有不少都是针对于解决数据存储业务的。因此,如何鼓励软件的开发,进行管理,并建立相关法律框架,是目前学院关注的重点。

 

“电影是一项协作性很高的工作,无论是电影制作本身,还是这个行业都是如此。所以,我们的相关研究和报告,都是想要唤起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一问题,并考虑如何解决。”马尔兹道。

 

“围绕技术的一切都是关于人,人才是最重要的。”

 

文/一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