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网娱大趴
春光灿烂的四月,从“讲话”看文艺创作的施展空间
日期:2019-04-17 16:01:12 浏览次数:

2019年第8期《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文章《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他对文化文艺工作者、哲学社会工作者提出四点希望:坚持与时代同步伐,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以精品奉献人民,坚持用明德引领风尚。

 

 

这篇文章,实际上是他在今年3月4日与全国政协文化艺术界和社会科学界委员座谈时的讲话。讲话早就以新闻报道的形式广泛传播,这次发表的是全文。得窥全豹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些新的表述,而原有的一些表述在有了上下文之后,也催生了新的感受。

 

(一)

 

“希望大家坚定文化自信,把握时代脉搏,聆听时代声音,承担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的使命,勇于回答时代课题”。

 

勇于回答时代课题,就是号召文艺工作者要敢于记录时代和社会中已经和正在发生的重大事件,要敢于用文艺的形式触碰改革、发展中的热点难点问题。如果总是在既有的框架内重复书写,不去探索新的题材和表现形式,或者总是绕开如火如荼的现实,进行貌似关切人心、实则架空人心的表达,肯定不能算是“勇于回答时代课题”。

 

像《因法之名》这样记录平反冤假错案、传播依法治国理念的剧目,像《启航》这样触碰环境污染、国企改制、土地财政等当下正在攻坚克难的重大议题的剧目,应该算是鼓足勇气、下了功夫的回答时代课题之作。

 

“文化文艺工作者要跳出‘身边的小小的悲欢’,走进实践深处,观照人民生活,表达人民心声,用心用情用功抒写人民、描绘人民、歌唱人民。”

 

这句话是对文艺创作切中要害的提点。的确,一段时间以来,聚力于、着眼于,甚至局限于“身边的小小悲欢”的文艺作品的比例高了些。古装题材中大量穿着古装的现代人谈恋爱,民国题材中大量抽离时代背景的个人和家族恩怨,当代题材主要是由都市情感类和家庭伦理类作品组成。

 

 

我们处在伟大的变革时代,放眼世界,注目社会,有太多分门别类的题材应该得到书写,有太多波澜壮阔的活剧应该搬演,有太多丰盈的心灵应该得到探知,有太多精彩的人生应该加以表现。

 

不能总是把文艺作品搞成套路化的爱恨情仇,把当代题材都搞成家庭纠葛或者杯水风波,不能对广阔的社会生活闭目塞听,更不能从概念出发对现实进行削足适履的表达。

 

“一切有价值、有意义的文艺创作和学术研究,都应该反映现实、观照现实,都应该有利于解决现实问题、回答现实课题。”

 

反映现实是要平视现实,记录现实,提炼现实,指引现实。而观照现实,不一定把目光局限于现实题材。历史题材研究王朝兴衰的规律,可以为今天的人们提供参鉴。民国题材发现隐而不彰的抗战史实和革命故事,可以激发今天人们的爱国热情和昂扬斗志。

 

 

“要坚守高尚职业道德,多下苦功、多练真功,做到勤业精业。”这是对一段时间以来渐渐有些丢失的专业态度和刻苦精神的召唤。

 

在上一个资本推动的快速增长周期中,有人用生造的术语代替经典的表述,用浮夸的组局代替踏实的耕耘,用外强中干的艺人代替实力卓然的演员,用绣花枕头的表面文章代替千锤百炼的专业规律…这些“骚操作”已被事实证明行不通。

 

经过准星校正和业态回调之后,传统的创作规律再度得到重视,实力派艺术家回到舞台中央,不比投资比品质的生产之风兴起,埋头苦干出精品的常识得到确认。相信在行业的问题得到厘清,规章得到明确,能够放下包袱、轻装前进时,职业、勤业、精业会成为从业者的共识和圭臬。

 

(二)

 

与时代同步伐,是当代题材的任务,也是年代题材和古代题材的任务。不管有什么样的外壳,不管以什么时代为背景,都可以注入现代文明常识和当代成熟思考,都可以为今天人们的工作、生活提供镜鉴和启迪。

 

以人民为中心,可以写现代和当代人民,也可以写历朝历代的人民。没有当代人民的勤劳苦干和开拓创新,就没有繁荣的社会和火热的生活。没有古代人民的发明创造和风花雪月,就没有中华五千年的灿烂文明。这里头大有文章可做,只要你有一双发现的慧眼。

 

 

以精品奉献人民,就需要有深厚的专业素养和高超的创作技巧。凡是那些干巴巴、硬邦邦、紧兮兮的表达,都是经师不到、学艺不高的表现。凡是那些胶柱鼓瑟、照搬图解的表达,都是不尊重专业、不进行转化的结果。一句话,艺术家的才情得到发挥,才有精品的产生。

 

用明德引领风尚,“明德”指的是光明之德,美德。这的确是需要大力提倡和奋力践行的。

 

一段时间以来,“道德”似乎成了一个不怎么“正确”的词汇。说到道德,往往不是与“高尚”和“美好”这些词汇联系在一起,而总是“道德审判”“道德高地”这样的组词。道德似乎被赋予了一种背时过气、居高临下、刻板蛮横的气质。

 

其实,再完美的制度也需要信奉制度的人去恪遵和维护,而信奉本身就需要道德持守。再开明的社会也需要保持住基本的道德重心,否则就会走向动荡和荒唐。公德是面对公共事务和他人利益时所应保持的德行,私德是处身私人世界和独对内心世界时所应保持的姿态。公德和私德均无可挑剔的人,谓之为圣人。圣人为众人之楷模,至少也要有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追慕之心。

 

 

 

当然,也的确要防止凡事“泛道德化”的倾向,防范过度的道德义愤导致“量刑过重”的惩罚。大多数人都有偏狭利己或者冲动盲目的一面,道德踩线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打个比方,足球场上,犯规就要失去球权,严重些的犯规要得到警告,更加严重的犯规要领受红黄牌,甚至有一段禁赛期。这些都是题中应有之义。总之,规则是明确的,惩戒是具体的,维护公平正义的用意是昭然的,接受惩罚之后是能够回来继续比赛的。

 

我们希望曾经倾斜的道德观能够得到匡正,不偏不倚。道德建设和法治建设是现代社会的两个轮子,缺一不可。文艺工作者要接受明德的引领,文艺创作更是须臾不可没有明德这根弦。

 

一个关乎明德的小问题,对现实中人和作品中人都要有“理解之同情”,文艺创作和评论写作都要不失温柔敦厚之旨。这是总裹挟着戾气的舆论场和有时用力过猛的创作现状,所特别需要注意的。

 

感想缤纷,挂一漏万。叙述完毕,就此搁笔。

 

文/五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