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网娱大趴
四个关键词,为冲破影视寒冬系列报道作结
日期:2018-12-07 17:38:42 浏览次数:
“冲破影视寒冬”系列报道,已经刊发了整整10篇。今天是收尾篇。
 
之前已经有读者抱怨,“天天寒冬寒冬,就真的寒冬了”。这很代表了一些部分从业者的心态,这个话题他听烦了。这也应了那句老话,“报喜不报忧”才讨喜。然而谁都知道,是先有的寒冬,后有的报道。这个因果关系无法倒转。
 
我理解大家的心情。我们在采访中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可以与这种心态互为佐证。那就是,凡是以行当为采访分界线的篇目,比如说编剧、导演、制片人的言说,都点了要害问题,举了翔实的例证。而凡是以领域为采访落脚点的篇目,言说的力度锐减,说话的负担猛增,政治正确的成分较多,甚至还有一些粉饰过的痕迹。
 
影视城不愿意说来的剧组不多。宣传公司不愿意说接的单子减少。做IP买卖的不愿意说成交难度提高。谁都不愿意唱衰自己的行业。谁都不愿意让行业因为自己的言论而雪上加霜。谁都盼望这场寒冬能赶快过去,迎来新的艳阳天。说到底,他们是怕业界的信心更加低垂。

 
信心
 
没错,这组系列报道做下来,我们发现最大的寒冬可能是信心的整体低落。资本最早产生心理阴影,他们从一两年前就开始陆续撤退了。然后就是电视台的整体衰退。广告大盘的持续滑落,让电视人有一种被时代遗弃的失落感。
 
资本市场的挫败,下游买家的萎靡,让影视公司感觉到了资金枯竭和市场凶险的双重压力。大河有水小河满,以项目作为纽带连接的编剧、导演、制片人,以及其他从业者莫不感受到大河水位下行的危机。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税务风暴,行业是由人组成的,当行业中人都觉得钱袋子不安全的时候,就很难有信心和斗志了。
 
再往大说一点儿,宏观经济的发展进入了比较困难的周期。中美贸易战的阴云笼罩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体经济尤其困难,多年累积的金融泡沫、房产泡沫出现了破碎的迹象。
 
不要以为这个行业的人只管低头拉车,他们深知经济寒冬影响每个行业。万幸的是,前两天有一条消息刷屏了,说中美双方初步达成协议,不打贸易战成了大概率事件。当然,前路依然是充满变数的。
 
是的,宏观环境和微观生态早已深深扭结,从业者说的“挤泡沫”“练内功”“好的公司不怕寒冬”当然是对的,但失去信心一定是不对的,强努着说吉利话也是信心不足的表现。此时此刻,敢于直面问题是解决问题的起点,敢于分析问题是重树信心的正道。
 
也许宏观经济不会在短时间内快速复苏,影视行业必然是要过一段苦日子,但说到信心的有无,不妨回答几个基础问题:所谓寒冬是否已影响到了你出好剧本?行业里是否已没有足够的台前幕后人才把片子拍好?市场里是否已不需要优秀的作品?
 
答案都是否定的。这就说明,引领影视行业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无非是市场要素需要重组,这是阶段性的问题,对的人才和作品在一段时间之后可以彼此找到。
 
当影视行业成了宏观经济的晴雨表时,它的身段是扭曲的,从业者的心态也是浮躁的。当影视行业回归自己文艺担当的一隅时,它是可以调理好自己的,只要不让它负担太多的额外任务。

 
税务
 
信心是远虑,税务是近忧。
 
经过几十年叠床架屋的税法“建设”和更迭,都没有被废止的法律条文之间的打架现象是存在的。所谓“补税”,就是不同税收政策碰撞的结果。
 
问题就在于,当初地方文化园区对影视从业者笑脸相迎时,影视人不是税务专家。现在税务部门向影视从业者亮剑时,他们依然不是税务专家。但他们始终都是愿意按照政府定下的规矩,合理合法地纳税、挣钱、养家的人。 
 
昨晚,税总、广电总局和电影局联合发布消息:按照税法规定,个人从事影视、演出、广告等方面的收入应当按劳务报酬等所得项目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对于过去部分工作室将影视人员个人劳务报酬等收入,混入工作室经营收入的,应当实事求是加以区分。其中属于工作室提供辅助服务的经营收入,过去已按核定征收方式征税的不予调整;其他影视人员个人劳务报酬等收入,由影视人员个人据实申报,自查自纠。同时,三部门再次明确强调,各地工作中要严格依法依规,精准把握和执行政策,维护影视企业及从业人员合法权益。
 
这是四大行业协会和国税总局的司长们对话之后,国家出台的新的征税政策。应该说,相当一批为影视提供辅助服务的工作室,比如说招募群众演员、租赁设备和场地、服装造型布景制作、后期剪辑配音混录等带有经营性质的工作室,其收入已按过去的征税方式交足税的,就不需要补税了。
 
而个人从事影视、演出、广告的收入则明确为劳务报酬,需要申报缴纳个税。劳务所得有别于经营所得,编剧、导演、制片人、演员,以及其他从业人员,仍然需要据实申报。
 
劳务报酬的税率,《个人所得税法》是有明确规定的。但是三部门特意强调“精准把握和执行政策,维护影视企业及从业人员合法权益”,则要求实践中不得出现从重的计算和过火的征收。
 
依法纳税是公民应尽的义务,收入畸高者多纳税,中等收入者适当纳税,低收入者不纳税。很大程度上决定纳税多少的“应纳税所得额”,成了关键。
 
靴子已经落下来了,操作仍有较大弹性。中国影视行业今日繁荣发展的局面来之不易,希望税务部门在“补税”这件事上,有入情入理的谅解机制和科学算法。

 
更迭
 
这组系列报道的第三个发现是,国剧和电影两个领域都发生了重大更迭和嬗变。
 
对国剧来说,网进台退不是秘密。台退也不一定是台无能,网进也不见得全是市场的力量。至少,国外绝大多数国家不是这样的激变格局。
 
但我们这里,变化真的发生了,看上去还有些不可逆。原先叫电视剧,客厅是主战场,开机就能看,所以合家欢是基本要求。现在不只是电视剧了,通过网络看剧的人越来越多,手机端、PC端之外,还在向客厅的大屏延伸。
 
网上的国剧,既有电视剧,也有网剧,观众和剧之间有一个互相寻找的过程。这就决定了其中有合家欢,也有人以群分的圈层剧。网剧的将来不在于破尺度,而在于满足分众人群的审美需求。网络和荧屏共用一把尺子是大势,但我希望不要因为立项和审核标准的趋同,强行把网剧独有的类型也搞没了。
 
\
 
一方面,是三大视频网站凭着主要接盘侠的身份,在重构国剧的美学;另一方面,官方新的管理机制又在力促电视剧和网剧的彻底合流。是电视剧走向网剧,还是网剧走向电视剧,掌管立项和审批大权的工作人员的趣味和取向是决定性的。
 
而电影面临的更迭是其管理部门,由国家广电总局的一个司局,变成了中宣部直管的国家局。电影在意识形态方面变得更加主流和光亮,这是不难想象的。而在生产、发行、放映上的变化,则仍需要进一步观察。春节档片满为患,贺岁档小兵扛枪,这两场战役下来,想必能看得比较清楚。

 
回归
 
最后一方面,我们还通过这组报道感受到了一种回归的力量。
 
掌握着国剧主要话语权的视频网站,是这样看问题的:项目评估人员,直截了当就把大数据和大IP放在了第二位,并呼应了剧本中心制。判断所有内容,就是先看剧本强不强,故事好不好,情感对不对,然后才划分它的类型和预估商业结果。
 
而视频网站的自制部门表示:想和什么样的团队合作?一是已经用爆款证明过自己的综合实力强的团队,二是有着某一方面极致特色的圈层潜力团队。
 
最后,视频网站的采购人员说,市场里剧太多,去产能是共识。买剧强调性价比,要捂紧钱袋子,把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
 
你看看,三条战线上的人说的是一回事:从剧本抓起,选好团队,出优秀作品。这里头没有古怪的术语,也没有出格的概念,可以说是公然回归国剧的基本创作规律。
 
寒冬不可能在一瞬间就过去。停摆时刻正是锻造剧本的时候。当税务风波尘埃落定,历史问题和未来规矩想必就都清楚了。钱的问题不是主要问题,因为价格本身就回落了,中国影视发展了这么多年也沉淀了一些自有资金,滚动起来拍戏应该还是够用。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接下来,我们要推出一组独舌的年度盘点稿件,说说院线电影、网络大电影、电视剧、网剧一年来的表现。
 
 
文章来源:影视独舌
作者:五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