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网娱大趴
电影逃离小鲜肉
日期:2018-12-06 17:50:09 浏览次数:
“奶油小生,今天叫什么‘小鲜肉’等等,我觉得在学术界里边是应该把它抛弃的。”这不是唐国强第一次表达对“小鲜肉”一词的反感,因为自己也曾是其中一员,所以切身感受格外强烈。
 
唐国强拍《小花》的时候正赶上过生日,陈冲问他喜欢吃什么,唐国强说最喜欢吃奶油蛋糕。有一次内景拍摄,陈冲在摄影棚看到样片里唐国强的样子,突然冒出一句:“我哥喜欢吃奶油,你看那皮肤像奶油一样,干脆叫奶油小生吧。”
 
《孔雀公主》上映后,唐国强“奶油小生”的名号很快打响,不久,高仓健主演的影片《追捕》上映,两个男主角呈现的完全不同的气质让观众对男演员们也加以区分,唐国强自然是“奶油小生”的代表。
 
\
 
当时人们对奶油小生的定义是“漂亮的脸蛋+不会演戏”,今天的“小鲜肉”还要再加一条:粉丝众多。
 
最近电影频道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做了系列专题节目《影响-中国改革开放40年》,在百余影人访谈回首时代芳华中,唐国强这一期的名字就叫“小鲜肉的榜样,老戏骨的代表”。
 
节目推出的第二天下午五点,2018年全国电影票房已经超过2017年总票房559.11亿元,创下新纪录,票房前十的影片主演中均不见小鲜肉身影。而且恰恰相反,今年凡是由小鲜肉们主演的电影,票房都扑街了,即使演技进步如李易峰,《动物世界》的五亿票房也难以收回成本。
 
在学术界还在使用这个词的时候,电影界已经先一步抛弃了它。
 
 
始于颜值,陷于人气,终于演技
 
小鲜肉们被电影抛弃的苗头在2017年便已出现。杨洋主演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映时,粉丝们有组织地在全国各地电影院进行“锁场”,没想到却遭到反噬,事件愈演愈烈,有媒体将其定性为粉丝版“极端主义”。这部传奇电影的票房最终超过5亿,不算低,但也是小鲜肉们最后的高光时刻。
 
2015和2016年,小鲜肉们扎堆出现在暑期档,四大流量至少人手一部电影,类型以青春片和IP改编为主。它们投资不高、口碑低到尘埃里,但票房基本都有三五亿,其中由鹿晗和井柏然主演的《盗墓笔记》票房甚至超过10亿,是当年票房榜第八。
 
2016年是中国电影市场最为疯狂的一年,人们对小鲜肉和大IP趋之若鹜,2017年初,借着《西游伏妖篇》的热映,有人大胆预测全年总票房将达到600亿,年末,总票房最终锁定在559亿。
 
资本失算了,观众这一次比资本先一步回过神来。经过众多低口碑高票房电影的狂轰乱炸,观众对电影的审美能力被迫提高,演员演技和剧情开始成为观众用脚投票的主要因素,遇到小鲜肉主演的电影,他们格外慎重。2017年参与暑期档大战的小鲜肉只有杨洋、李易峰两人,而李易峰主演的《心理罪》票房刚超过3亿,其中还少不了柏林影帝廖凡的加持。
 
到今年暑期档,杨洋、鹿晗等人早已不见踪影。李易峰的《动物世界》即使备受肯定,票房仍不能回本。吴亦凡的《欧洲攻略》在有梁朝伟坐镇的前提下也只获得了1.5亿票房,这个数字与同是吴亦凡主演的《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的票房持平,那部电影的另一位主演是韩庚。
 
也是从去年开始,电影市场逐渐回归正轨,票房与口碑大多形成正比,即使不匹配也不会相差太远,更有开始名不见经传的印度神片《摔跤吧!爸爸》创下近13亿票房神绩,而像《盗墓笔记》和《小时代》那种口碑低票房高的片子出现的越来越少。
 
天下苦鲜肉久矣,《动物世界》的豆瓣评论区不乏只因主演有李易峰就给出差评的观众。那句“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终于在电影市场应验,李易峰拍《栀子花开》欠下的债,《动物世界》帮他还了。
 
 
退路
 
李易峰是最先摆脱流量路线,转型成功的小鲜肉,但也是最早受到“报复”的一个。《动物世界》豆瓣7.3,李易峰演技也有了显著提高,但票房也确实是公认的低了。关于个中原因,“娱乐栗场”总结说:没有流量大家还能心平气和客观打分,占了流量,你八成要死的透透的。
 
小鲜肉们并非没有自知之明。市场风向刚刚转变的时候,他们便开始为自己谋求退路,甚至更早些时候,“小鲜肉”一词刚刚兴起的2014年,他们已经下意识的未雨绸缪。
 
归国四子回国发展之初,基本都是影视综三手抓。鹿晗拍完电影《盗墓笔记》之后,转身拍了同是大IP改编的电视剧《择天记》,同期,他的综艺《奔跑吧兄弟》《我去上学啦》也在播出。
 
总体上看,小鲜肉们基本人手一部真人秀,而且除了吴亦凡他们又不约而同匹配了大IP改编的电视剧和网络剧,曾经电影圈经历的事,这两年正在电视剧圈重蹈覆辙。
 
电影市场在“影视综”三个领域内是反应最敏锐的一个,当电影在2017年开始放弃小鲜肉的时候,剧集和综艺正对他们趋之若鹜。直到今年,流量们在剧集里也失效了。杨洋的《武动乾坤》、鹿晗的《甜蜜暴击》都没能取得预期中的市场反馈。
 
不过,天总是无绝人之路,网综的繁荣给了小鲜肉们另一种出路——去选秀节目里当“评委”。吴亦凡是小鲜肉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中国有嘻哈》的大火帮他挽回了日益下滑的人气与口碑,效果显而易见。
 
借着视频平台在2018年斥巨资加码做网综的契机,归国四子、帝国三子里的易烊千玺、李易峰、陈伟霆等人纷纷在网综现身,承包了从年头到年尾的各大选秀。他们的title或是“队长”,或是“召集人”,或是“制作人”,但总归行使的都是评委的职责。
 
这些综艺绝大多数都还会有第二季、第三季,甚至更多,即使没有,也总会有别的节目替代,小鲜肉们的生命力在综艺节目的注入下再次延长。只是综艺的热度来的快去的也快,它能帮这些人圈住更多粉丝,自然也能让他们赔了夫人又折兵。
 
吴亦凡凭“freestyle”打下的嘻哈江山,已经被“skr”毁的差不多了。根据“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定律,大众总是会选择性对明星们的负面新闻加深记忆,只要虎扑一日不倒,吴亦凡的“电鳗”人设就永远存在。
 
于小鲜肉们而言,被电影抛弃,可以选择剧集,被剧集抛弃,还有综艺接盘,但没有哪种退路可以一劳永逸。鹿晗说,“我没有想过要留下什么,因为太难了。”但他们还年轻,漫长的演艺生涯,不过才逝去了四五年而已,就算留不下什么,也得能过得下去才行。
 
 
转型,没那么简单
 
以色侍人,色衰而爱驰。大概是去年,“小鲜肉”一词开始退出潮流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更精准的形容词—“流量”,该词男女皆可用,屡试不爽,现在已经成为大众的心头好。
 
和“小鲜肉”一同正在退出舞台的是它背后的人。票房走低、收视率平平无奇、综艺爆款始终有限,资本和观众都不傻,他们不得不另谋出路。
 
今年是选秀大年,小鲜肉们在选秀节目里见证了新一代流量的崛起,NINE PERCENT的出道现场同时也是一场权利交接仪式,初代流量,也就是小鲜肉们除了见证以外,无计可施。
 
谁都不能改变潮水的方向。
 
早早的看清形势之后,李易峰选择全身心投入剧组,不问世事只磨演技,最终有了《动物世界》的好评;张艺兴跟着黄渤拍《一出好戏》,演技也终于有了起色。
 
但现状并不乐观。数据统计,仅腾讯视频一个平台2018年播放量TOP45的电视剧作品中,非大IP、非流量明星的电视剧占比高达62.22%;TOP35的综艺中,非大IP、非流量明星的节目占比也高达54.17%。
 
市场正在容不下小鲜肉,与此同时,比他们年龄小上十来岁的,有演技有作品的新生代演员们还虎视眈眈。今年到目前为止电影票房第二名是《唐人街探案2》,20岁出头的刘昊然是主演之一;刚刚结束的金马奖,同样20出头的彭昱畅凭借《大象席地而坐》提名最佳男主角。
 
演员市场,95后和00后直接C位登场,在小鲜肉们还在转型的时候,他们已经完成了“演员”人设的树立,而且都是专业院校表演系出身,后生可畏。
 
只怪当时的票房来的太容易,让当事人误以为自己是市场的主导者。小鲜肉们挟脸蛋以令天下的操作,在前几年令不少前辈大为恼火。冯小刚抨击小鲜肉:“有流量的,哪有会演戏的?”宋丹丹说他们“攀比心重,爱比腕儿,一夜成名不懂做人。”
 
成龙的形容更具象:“一来他们就当他们自己是大牌,拍两个镜头所有人都说辛苦了,你辛什么苦?一点都不辛苦!八千多人前呼后拥的,化个妆来到现场,打的动作拍完了,你来只是喘喘气,好,收工了。”
 
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日子终归有限,按照自然规律,水满则溢,盛极必衰。做不回偶像也当不成演员,是不少小鲜肉们的现状。在夹缝中求生存,日子并不好过。
 
吴亦凡被人叫小鲜肉的时候,是很不开心的,拍完《老炮儿》,冯小刚号召粉丝们叫吴亦凡“小爷”,不要再叫“小鲜肉”了,吴亦凡连连称赞,说更喜欢“小爷”这个名字,认为它很血性,很真实,并坦言:“我是一个男人了。”

\
 
唐国强一开始被人叫奶油小生的时候,也很不开心,但很快就想明白了,“开始我是沾了形象的光,后来吃了形象的亏,好了,那只有一条,你想继续干演员干下去,你要自己去努力。”他曾经试过在《四渡赤水》里沾上大胡子,看能不能有所改变,但是眼神和气质骗不了人,唐国强还是那个“奶油小生”。
 
中国电影发展如日中天的80年代,唐国强急流勇退选择到北京电影学院进修,直到1994年,他遇到《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才脱胎换骨,一鸣惊人。这时的唐国强已经38岁了,他终于证明了自己“并不是一个绣花枕头。”
 
“小鲜肉”这个标签不是自己想撕就能撕下的,叫什么,从来都是观众说了算。
 
 
文章来源:骨朵网络影视 
作者: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