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网娱大趴
2018年即将结束,这一年里创业剧都经历了什么?
日期:2018-11-07 13:38:42 浏览次数:
像坐过山车,创业剧在今年经历了几轮高低起伏。
 
开春不久,由于好几部带有创业元素的电视剧接连宣布播出,于是在不少人看来,“创业剧”这个曾经在电视剧史上占据重要位置的类别,可能会再一次焕发光彩。于是,业内外对于创业剧们的期待便起来了。
 
不过到目前为止播出的这些剧集,表现出众的不多。
 
上半年有讲述青年创客的创业故事和情感故事、聚焦无人机产业的电视剧《南方有乔木》,收获网播总量近50亿。
 
下半年有《创业时代》,目前正在风口浪尖打转。
 
假如以两部剧作为首尾,中间还有《好久不见》《温暖的弦》《归去来》《合伙人》《你迟到的许多年》等多部主打“创业”或者有创业元素的影视剧(以下统称“创业剧”)播出。正在播出和即将播出的还有《我们四十年》《大江大河》等剧集。
 
从最初众人看好,到播出效果不尽如人意,这些题材各异、却都以现实题材、创业、献礼剧等概念为主打的剧集,在外界看来机遇甚好,为何还有一些作品会被冠上“悬浮”“狗血”的评价?
 
 
扎堆出现,却没能如期待“飘红”
 
开年颓势过后,影视剧市场也迎来了几个起伏,本来被寄予希望救市的众多现实题材剧作,输给了切合观众“兴奋点”的《延禧攻略》。
 
有剧“救市”总比没有好,但是市场并没有像观众那样兴奋。《延禧攻略》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共同作用结果,真正意义上口碑和流量都具备的爆款剧还没有出现。更不用说今年有如此多的现实题材影视剧储备,却没有能够引发观众高讨论度和观剧兴趣。反而是一部《创业时代》以黑红的姿态杀出重围,引发了一场业内外关于这部剧“不好看的地方到底有多少”的大讨论。
 
以流量论成败,用话题度吸引注意力,本身就是一件挺有挫败感的事。
 
今年已经播出和待播创业剧,无论是进军房地产、开拓高科技芯片领域,还是讲述以腾讯和微信为原型的软件开发故事,这些故事都与梦想、奋斗、爱情挂钩,并且具有明显的当代色彩。
 
既然要讲当代故事,那么故事里的方方面面最好都落地生根,跟真实形态接轨。事实是,有的剧集被批是“打着创业旗号的恋爱剧”,有的则被认为太悬浮,剧情中的bug太多,难以让观众产生代入感。
 
由正午阳光出品、孔笙导演的《大江大河》,被认为是年底的一张“底牌”,或许会为创业剧迎来一个相对体面的收官。这部剧讲述的故事十分宏大,描述了以国企技术人员宋运辉、农村改革者雷东宝、个体户杨巡三人为代表,八十年代的一批人在改革开放浪潮中的创业探索与人世沉浮。
 
\
 
跟《大江大河》立意相似的是《我们的四十年》,以电视行业为切口,通过讲述改革开放四十年里几位电视人的成长故事,折射我国精神文化和经济发展方面的诸多变化。 
 
《我们的四十年》总制片人王锦表示,时代大潮在小人物身上刻下的痕迹真实而生动,要捕捉这些“足迹”,尽可能地让他们的故事产生强感染力。创作这部剧,便是做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献礼。
 
创业剧可能会走俏的预测便是这样来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作为一个重要节点,影视剧创作者必然会下功夫,可惜百花争相开放,却未能形成热烈争鸣的情境。
 
 
创作者和kol之间的误读
 
正如一位制片人所说,当下的创业剧题材细分很清楚,会更加深入塑造所讲述行业的专业性,无论是无人机、高科技芯片、手机软件还是房地产,都带有浓郁的时代特征,已经不像以前大多是讲“做生意赚大钱”那么笼统。
 
他表示,创业时代的来临,要从改革开放那一年开始划分。计划经济的时代并不存在“创业”这个概念,“创业剧”的概念不是由某个人所界定,而是时代打出的一个标签。
 
因此,人们在谈论“创业剧”时,难免会将它们跟一些经典的影视剧作品联系起来,但是还是保持泾渭分明的态度。
 
早年间,有诸如《大染坊》《大宅门》《温州一家人》等颇具年代感的“创业故事”,这些故事的共同特点是基本都在讲述商业传奇的缔造过程,以惊心动魄的商战细节引发观众好奇心。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万众创业局面打开,创业的种类不再单一,影视作品也和商战剧相融合,生成了一条“创业剧”分支——这个更符合当下时代特色的身份登场。再加上去年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的不断沉淀,比如《人民的名义》热播,各类创业剧会在今年井喷也就不奇怪了。
 
只不过,现在观众对“商业传奇”的好奇心已经不是非要在影视剧里被满足了。“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无所有王健林,不知妻美刘强东,普通家庭马化腾”,还有爱养猪的丁磊、美男子李彦宏,大佬们的神秘光环在互联网时代被消解,通过有意或无意的人设树立,被网友喜闻乐见,口口相传。
 
观众开始产生一种共识:和大佬们呼吸着同一片天空的气息,尽管无法拥抱。他们想知道的是,在深一脚浅一脚的创业过程中,有哪些东西是能够引发“我们这些普通人”共鸣的,哪怕只是为第二天的工作打气?而改革开放后各种新行业的发展和崛起,其中又有哪些干货和细节?
 
那些过于戏剧化、情爱纠缠的剧情,何止会为剧集减分,简直是从开头就“错了”。
 
其实,这也让不少影视剧工作者陷入了一种“三难”的境地,没有强冲突,怕观众看得疲累;不讲爱情,不太现实;描摹新世代的创业故事,似乎又不太在行。
 
 
廉颇老矣,志犹在?
 
不能忽视,政策的不断收紧,也是影视剧制播数量增多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
 
去年年底改档的《如懿传》和《巴清传》,前者历经波折终于播出,声量不尽如人意。后者至今仍然没有播出消息。虽然暑期档有《延禧攻略》,目前也有《将夜》《盛唐幻夜》《唐砖》《杨凌传》等在播,但是在去年前年限制古装题材、鼓励创作现实主义题材的背景下,不少制作方还是会抱着规避风险的考量,尽可能地贴合政策。
 
不过,要从前两年的“古偶”风潮中抽身,很多制作公司一时之间也难以立刻转变,仓促立项、多处改动,也是这些作品具有一定瑕疵的原因。
 
现实题材作为国产影视剧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几年总体是“缺席”的。这跟资本涌入市场、一味迎合观众审美不无关系。虽然大家都在说“观众的审美变高了”,但是要马上扭转风向并不容易。
 
在业内人士看来,今年播出的这些创业剧,与其用“创业剧”这个名号来概括,不如说它们是带有创业元素的现实题材作品。无论是“行业剧”、“职场剧”还是“创业剧”,或多或少带都有创业、事业发展的元素,而这些议题,恰好是当下我国青年观众十分关注的。
 
前段时间,“消费降级”的讨论喧嚣一时,关于焦虑、压力、抑郁等话题都是当代年轻人的关注但又害怕触碰的话题,在目前的社会形态下,浮躁的状态早已不是新鲜事,“不宽容”也成为了一种风潮。
 
而这一切的背后,不是观众越来越难以被满足了,而是能够满足大部分观众喜好的影视剧越来越少了。
 
批判容易和解难,当相对传统作分,影视剧创作者被挂在舆论场上经历刀光剑影,他们和这届观众之间的裂痕将会愈加难以弥合。人们在关注“官媒点赞”的细节时,可能会忽略官媒同时也在批判该剧中不合理的场景和情节。
 
\
 
至于内涵,创业剧中暗含的“中国特色”,也决定了它无法照搬国外的制作理念,要在价值观的红线内、用恰到好处的方式进行创作。比如在《创业时代》的影评下,有观众评论说,“看看《硅谷》是怎么拍的吧!”
 
然而相较于《硅谷》这类较为写实的国外作品,国内的创业剧可能暂时还难以描摹一个行业的巨变,于是转而侧重于讲述行业里“人的故事”,以人为主体去反映时代的流变。
 
今年的“创业剧风潮”,是在政策、市场、观众审美流变的裹挟下仓促出世的。如果说它们的现状就是现实题材的缩影,在被鼓励“输出文化自信,紧跟时代讲中国故事”的情形下,这样的“集体黯淡”实在让人心生不忍。
 
 
文章来源:骨朵网络影视
作者:薄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