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网娱大趴
影视剧黑白系角色演变史:观众更爱什么人设?
日期:2018-10-10 17:33:53 浏览次数:
影视剧中人物角色的人设打造,越来越呈现出纷繁复杂之势,各种新型人设层出不穷,但能突破圈层走向大众的却是为数不多。
 
以女性角色为例,这些被观众PICK的人设又存在明显的白系和黑系之分,这分类并不能简单地与正派和反派直接划上等号。
 
白系角色由来已久,有着广泛的受众基础,角色往往是一“白”到底,坚持“性本善”的人生信条,人物角色在整个故事中并没有很明显的变化;
 
而黑系角色往往更加复杂,因为各种事件引发人物突然黑化,或者从一开始就背负深仇,以复仇的目的开始故事。
 
观众似乎看倦了白系角色以退为进的套路,近来愈加青睐黑系角色的反套路,这也让黑系角色颇具观众缘,成为创作热点。
 
 
白系人物进阶史:白莲派、傻白甜、白月光
 
白系人物的三大代表人设:白莲派、傻白甜以及白月光,其中白莲派的发展历史最为长久,傻白甜通过几年的发展已经由盛转衰,而白月光通常在剧中只是配角的身份,也因如此,此类角色的发展并不完善。
 
白莲派,“由花到婊”经历了什么?
 
白莲派女主最初的定位是白莲花,这类女主往往美丽、善良、温柔又对爱执着,最重要的是受了欺负往往独自垂泪,忍耐并且以怨报德,以爱心来包容一切。
 
而她们的恋情总是坎坷多磨,受到多方势力的阻扰,比如男主的原配、父母、社会因素等,也因为这些“恶势力”的存在,让本来就柔弱的女主还饱受磨难,更能激发观众的同情心。
 
琼瑶经典剧《情深深雨濛濛》中依萍的母亲付文佩就是这样的人设,被雪姨百般欺负,受陆振华赶出家门之辱,依然对这一家人充满善心,始终以怨报德。
 
港剧《宫心计》中的刘三好,“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的人生信条从始至终都没变过;此外,《大汉情缘之云中歌》中的女主角云歌、《倾世皇妃》中的女主角马馥雅、《寂寞空庭春欲晚》中的卫琳琅以及《逆袭之星途璀璨》中的苏橙都是此类人设。
 
\
 
白莲派的女主在琼瑶作品以及偶像剧中常出现,有着很长久的发展历程。这类角色之所以最早出现,并成为女主角的典型类型,主要原因在于此形象首先符合了大众对中国传统女性的审美标准,温柔贤淑、逆来顺受;
 
还带有一定禅宗的意味,谤我、欺我、辱我,对之忍他、让他、由他,这在白莲派女主身上也有很明显的体现,
 
再者,这些女性对爱情的大胆追求,也给新时代的女性树立了标杆。
 
以爱之名的“虐”,让剧情更具有戏剧冲突,剧情如何走向引发了观众对剧集极大的关注。
 
然而经过时代审美的变迁,观众对这类女主的处事方式也提出了很大的质疑,一味忍耐并不符合正常人的情欲,与现实中的人背道而驰,“圣母”的标签使其与观众的距离愈发加深。
 
并且为了衬托女主,剧中往往会刻画出恶毒女配的形象,但客观来讲,的确是因为女主的出现,使得很多原本属于女配的事物都转向了女主。
 
女主这种以退为进的手段,显得更为阴险,楚楚可怜的模样也被解读为“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也使得“白莲花”渐渐演变成了“白莲婊”。

 
傻白甜,为小白兔编织的黄粱一梦
 
另一类白系女主角——傻白甜,没有心机的小白兔,往往还有吃货人设的加持显得更加可爱。这种小白的状态符合大多数女生初入职场的情况,观众从女主的各种遭遇中也可看到自己的影子,有着很强的代入感。
 
典型代表:《杉杉来了》薛杉杉、《夏家三千金》夏天美、《克拉恋人》米朵以及《命中注定我爱你》陈欣怡
 
这类剧集虽然是从现实出发,讲述此类女性的生活。却很快地走向了固态化,傻白甜与霸道总裁的成对出现,对男女主的塑造愈发不平衡。
 
对女主的“傻”强调过多,甚至比现实中小白的“我”还更弱;而男主则是各种吸引女性的元素融于一身,多金、深情都是标配,还得体贴、幽默、醋王……
 
这也让此类剧逐渐呈现出一种病态的价值观:虽然我傻、没能力,但就是有高富帅喜欢我,还不止一个,为我争风吃醋,遇到任何困难“他”都会踏着七彩祥云出现,拯救我于水火之中。
 
剧中对男女主爱情发生的叙述往往也很仓促,男主就是莫名其妙喜欢上女主了,从而带来女主生活命运性的转折。从现实出发却很快与现实背道而驰,这样玛丽苏白日做梦的故事很快由盛转衰。
 
白月光,非主角的身份却站在食物链的顶端
 
白月光型的人物在剧中往往戏份并不多,甚至就没出现,但却是男主心尖上的朱砂痣,站在食物链的顶端,纵观局变。
 
《甄嬛传》中的纯元皇后、《延禧攻略》中的富察皇后都是白月光型的人物,在剧情发展中她们虽然已经仙逝,但仍然对主角的命运走向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甄嬛能入选进宫就源于她外貌与纯元皇后的相似,而后也因此被算计犯了皇帝的大忌;富察皇后虽然很早就领了盒饭,但她对乾隆皇帝以及主角令妃都有着极为深刻的影响。
 
此类角色是全剧中金字塔顶尖的人物,往往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名,但也由于非主角,可延伸和表现的空间较弱,目前并未有太多发展。


 
黑系人设:黑化系列和黑莲花的反套路
 
近来,大热剧集中的黑系人设逐渐增多,相对白系人设的审美疲劳、套路化,黑系人设更符合观众的认知,或者超越认知,这也让观众心中的天平也逐渐偏向了黑系人设。
 
黑化系列,小白兔也能变成大灰狼
 
黑系人设中很大一部分是通过黑化转变而来的,从以前的小白兔变身为大灰狼,具有极大的反差。
 
黑化的原因其一在于事件和性格共同导致,《香蜜沉沉烬如霜》中的润玉就是这样的角色,身为天帝长子面对天后的百般欺辱一再忍让,然而却接连遭遇了好不容易寻得的母亲被天后当面毁灭,已定亲心爱的女子却与弟弟暗生情愫这些事,导致了他的直接黑化。
 
同样,《延禧攻略》中的娴妃也是同样情况,前期的与世无争却遭遇家族剧变自己却无力回天,他们在经历了这些事后,都选择加入争权夺利的队伍,用权势来武装自己。
 
这类角色之所以讨喜,黑化过后的所作所为都不令观众讨厌,很大程度依赖于他们身上的悲情色彩。
 
前期被虐之深,让他们的黑化情有可原,这样的黑化往往显得悲壮而令人心疼,让观众恨不起来。无奈之下选择的复仇之路其实也是自我毁灭之路,润玉最终的孤独以及继后绝望的断发就证实了这一点。
 
还有一类黑化是在于剧集中融入了科幻、穿越等元素,导致两位人物占据同一个身体,两位性格的反差带来的黑化,人物性格有着极大的分裂之感。
 
《同学两亿岁》中由于外星人的出现,导致外星人入驻女主身体;《双世宠妃》中由于穿越,导致今人与古人的交替出现。这类黑化并没有明显的时间界限,黑白系人设都融于一身,两种人设交替出现,有着较为明显的混搭感。
 
原主角善良单纯而受人欺负,与黑化主角超能力或者现代思维带来的绝地反击形成强烈对比,主角人设的跳跃性也给剧情带来更多的发展可能性,并且因为人物性格前后的反差,剧情还带有一定的喜剧色彩,观众看起来也挺有趣。
 
爽剧之爽,黑莲花的复仇之路
 
近来,由《延禧攻略》带火的爽剧成为观众的心头好,而这爽剧之爽就在于黑莲花女主顺利的复仇之路。
 
初级阶段的黑莲花当属《情深深雨濛濛》中的依萍,正当红的黑莲花自然是社会你魏姐,来自《延禧攻略》的魏璎珞。
 
\
 
她们不仅打要还手,骂要还口,还会主动找茬,一系列反套路的操作让观众大开眼界。与黑化系列的白系人设与黑系人设交替出现不同,黑莲花一出场就背负了深仇大恨,以复仇为目的展开故事。
 
性格直接、聪颖过人也导致身边的“坏人”一个接一个地送人头,这种战斗力极强、气场全开的状态让剧情很燃,观众看了也会很爽,看主角的复仇之路甚至有种玩打怪进阶类游戏的成就感。
 
并且,这类剧集才是真正做到“彰显女性独立自主意识”的,虽然这套说辞在以往的大女主剧中已是屡见不鲜,但却是有名无实,纵观下来,大女主之所以能够成长,在于身边多个配角的助攻,与“独立自主”并无关系,黑莲花才是以一己之力逐渐攻克壁垒的代表。
 
在多年来白莲派以及傻白甜的衬托下,这样智商在线、气场全开的女主更是难得,也缓解了观众对女性角色的审美疲劳。
 
剧中黑莲花女主开挂的的复仇之路,不仅能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观众的生活压力,同时也满足了观众对理想生活状态的追求,这种活出自我的生活方式也是很多人求而不得的。
 
 
文章来源:看电视
作者:喵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