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网娱大趴
日本IP改编瓶颈何处?
日期:2018-08-09 13:20:27 浏览次数:
无论是版权引进还是改编翻拍,日本IP在中国大多是水土不服了。
 
虽然《小偷家族》顺利上映、《垫底辣妹》口碑不俗,但这并不能代表国内观众完全认同了日本文化,另一方面是改编作品的口碑扑街,《麻烦家族》《解忧杂货铺》就是两个并不成功的案例。然而,市场表现的不佳并没有让从业者停止拓展的脚步。
 
据了解,目前日本较为知名的漫画IP大多数都已经被中国的影视公司购买,但何时能改编、能播出?一切都是未知数。虽然同在亚洲,距离并不远,但实际上,日本的文化体系、社会构成以及影视作品的表现内容,都是中国影视从业者很难摸清脉络的内容。
 
\
 
 
概念不同
 
一位在日本留学多年,并从事编剧工作的朋友近几日和骨朵闲聊,“我最近在做一个涉及日本IP改编的国内项目,头疼欲裂,为什么大多数的国内影视从业者总觉得日本的IP随便改改就能拍呢?明明差距很大。”这个问题看似有些哭笑不得,但实际情况确实如此,在看待日本IP的改编问题上,国内大部分的影视从业者都想的太简单了。
 
日本地处亚洲,也确实曾经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由于曾经引入唐朝文化,直到现在去日本旅游也能看得懂些许汉字,但实际上,现代日本文化更多的是受明治维新影响,当年明治天皇积极引入欧美各种制度,实施了富国强兵、殖产兴业和文明开化三大政策,时至今日,当时文明开化的影响远大于曾经唐朝文明的引入。
 
随着日本文化的不断发展,许多概念已经形成了特有的文化符号,这些内容看似与中国相近,实则完全不同,例如“深夜食堂”的概念,大家都知道,《深夜食堂》在中国的改编是失败的,不论是造型的设计还是单元式的故事结构,在中国的落地都是夹生的。
 
\
 
虽然日本IP对于改编的要求非常严格,甚至细化到主角脸上的一道疤,但这都不是《深夜食堂》改编失败的根本原因,有很多人说,拍《深夜食堂》不如做中国的宵夜大排档,但其实,在日本,《深夜食堂》的概念远不同与中国的宵夜大排档,而更像是一个打发时间的地方。
 
日本的电车末班车大概在凌晨1点左右,而第二天的早班车则在凌晨4点左右,有的甚至更早,晚上应酬太晚,错过了末班车,又不想花费昂贵的打车费用,所以,自然很多人选择在食堂打发时间,随便聊聊天,等早班电车开始营运,就回家了,于是才有了《深夜食堂》。
 
\
 
而这种情况在中国却完全不会出现,无论多晚,打车的钱还是负担的起的。而国内的大排档、宵夜也多在凌晨1~2点就结束营业,根本无法形成所谓的《深夜食堂》。
 
 
视角不同
 
日本电影、日剧在情感表达上大多比较克制,往往以细节取胜。
 
比如《小偷家族》中,百合刚被信代带回家时,她说“妈妈很好,给我买裙子。”在电影中间部分,百合决定以玲玲的身份生活,她们一起烧掉原来的衣服时,信代说:“如果真的对你好,会这样紧紧的抱着你。”再到故事最终,百合的妈妈再次不耐烦之后,说要给百合买裙子时百合的拒绝,这一系列的内容一起表现出了百合的变化,也让信代和百合生母的形象形成对比。
 
\
 
相比之下,国内的家庭剧更需要矛盾和情绪的大起大落。
 
以《我的前半生》为例,罗子君先是经历了老公出轨、自己落魄、同事骚扰、上司提拔、爱上闺蜜男友等典型事件,这其中也不乏遇到小三和老公在一起时的抓狂,雨夜高速公路上等待救援的苦楚,总之,罗子君的情感起伏很大,同时也有观众质疑“为什么贺涵选择罗子君而不是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唐晶。”
 
《麻烦家族》的症结就在于此,电影中虽然把高尔夫换成了羽毛球,把棒球换成了足球,但是当面对父母离婚的时,孩子们的态度却完全不符合中国的实情,首先,老年离婚这件事就并不普遍,其次,当父母真的要离婚时,子女们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通气,整合意见并开家庭会议,但是在《麻烦家族》中,先是猜测、搁置以及找律师取证,最后才想办法解决,不符合国人的办事逻辑。
 
\
 
另一点,就是由于社会现状的不同,导致对社会问题的探讨不同。
 
反应社会问题的国产电视剧大多会把目光集中在青年人身上,结不结婚、生不生娃等问题颇为常见,朋友成对比、家里老人常催促,自己也有深深的焦虑,就比如现在正在播出的《爱情进化论》。
 
相比之下,日本则更偏重关于中年危机的探讨,《BG身边警护人》中的男主角就是一个失意的中年大叔。《我的危险妻子》也同样是中产阶级夫妇面临中年危机的故事,日本没有恨嫁、催婚吗?也有,但相比之下,中年危机更迫在眉睫。
 
 
家庭观不同
 
最后一点就是家庭观念的不同,日本社会阶级分化明显,上层社会仍有很重的家族传承概念,而中低产家庭则更趋于西方文化,孩子过了18岁之后,大多数会自己租房、打工负担学费,相比于家庭情感,他们更看重的是社会情感。
 
\
 
而在中国,父母与子女住在一起的情况非常普遍,甚至子女的家庭需要照顾时,让自己的父母带孩子也再正常不过,于是婆媳矛盾也很常见,但是放在日本,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小偷家族》探讨了原生家庭与孩子的问题,日剧《mother》也探讨了母女关系的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如果放在中国,很难在情理之内把剧情说清楚。
 
新垣结衣在国内人气很高,在《恋爱回旋》中她爱上了公司乒乓球社的社员,“社团”在日本非常普遍,但是在中国,只有在学校内才有社团概念,而且相对不成熟,社会团体在国内更是管理严格,大多也都不是个人行为。
 
\
 
这也就说明,为什么日本的职场电影、职场剧都相对纯粹,而国产的行业剧却大多回归到了家长里短。
 
同样是关于备孕和生孩子的问题,国产剧《辣妈正传》和日剧《总觉得邻家更幸福》的表现形式完全不同,《辣妈正传》中夏冰不想因为怀孕破坏自己时尚靓丽的外形,天天因为穿衣吃饭等琐事跟丈夫婆婆闹矛盾。同时也与上司李木子的怀孕态度形成对比。
 
而《总觉得邻家更幸福》中,则是对于“生不生孩子”的问题探讨,“想要小孩的情侣”、“离婚男与不想要小孩的妻子”、“男同志情侣”、“追求理想家庭的主妇与家里蹲丈夫”等各种各样的家庭形成话题讨论,这其中更是几乎没有来自长辈的催促。
 
\
 
归根结底,日本文化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冲出了亚洲文化的圈层,虽然日本人与中国人外貌相似,但在文化上却已经相差千里,二者之间没有好坏之分,只不过,想要做日本IP改编的内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虽然日漫粉丝看似很多、日剧粉丝也不少,但想根据日本IP改编影视作品,还请三思而后行。
 
 
文章来源:骨朵网络影视
作者:刘肉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