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网娱大趴
尼曼重磅发布:2017年传媒业最重要的十大新研究复盘
日期:2018-01-11 18:02:06 浏览次数:

来源:全媒派(ID:quanmeipai)
哈佛肯尼迪学院研究媒体、政治和公共政策领域的Shorenstein中心开展了一个名为“记者资源(Journalist’s Resource)”的项目,对媒体、社会科学等领域的学术研究进行观察,分享前沿内容。今年,该项目联合学者选出2017年数字媒体和新闻业最引人瞩目的十大研究,涵盖创业公司、人工智能、品牌和假消息传播等话题。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受权编译哈佛尼曼新闻实验室(Nieman Lab)一文,全面复盘2017年传媒业最重要的十大研究。

 \


网络新闻付费研究:
6个国家的比较分析

标题:Paying for Online News: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six countries
作者:Richard Fletcher,Rasmus Kleis Nielsen
机构:牛津大学
期刊:Digital Journalism

对于苦苦探索媒体付费模式的从业者而言,这项调查带来的结果可谓喜忧参半。研究人员分析了六个国家(法国、德国、日本、西班牙、英国、美国)的调查数据,来判断为网络新闻付费的用户究竟是哪些人,以及未来还会有哪些潜在用户。

好消息是:非付费用户人群中,年轻人更有可能在未来成为付费用户,因为他们更倾向于为各种形式的数字媒体剁手;另外,纸媒的付费用户在当下以及未来都更有可能为网络新闻付费,毕竟相比习惯了互联网“免费文化”的人而言,这一群体为新闻买单的参照价格并不为零。

但坏消息是:在六个国家的受访者中,除美国之外仅有不超过2%的人表示未来他们非常有可能为网络新闻付费。

\
 

未来有可能为网络新闻付费的意愿调查结果


2017年社交媒体平台的新闻使用状况

标题:News Use Across Social Media Platforms 2017
作者:Elisa Shearer,Jeffrey Gottfried
机构:皮尤研究中心

2017年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这份报告,为研究社交媒体在分发和获取新闻方面的作用提供了重要见解。在美国,有三分之二(67%)的成年人是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新闻的;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年纪较大、非白人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美国人转向社交媒体寻求新闻。另外,在学历为本科及以上的人群中,社交媒体上的新闻使用量略有下降。

对于各大社交平台,用户从中获取新闻的情况又各不相同。2017年,Twitter、YouTube和Snapchat这三家的数据是增长最多的,意味着他们各自的用户里有越来越多人习惯用该平台来获取新闻。其中,Twitter可以说是拥有了74%的“新闻用户”,比上一年增长了15%。这不仅是因为有活跃的川普来助攻,还得益于这一整年Twitter卖力地推广自家平台,与多家新闻媒体建立伙伴关系。

 \

不过,总体上对于美国用户而言,Facebook(66%)仍然是获取新闻渠道的首选。此外,也有趋势显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26%)正从多个社交平台交替获取新闻。

细观每个平台的“新闻用户”特征还能发现:Twitter和LinkedIn坐拥大把高学历用户;Instagram和Snapchat中非白人以及年轻人(18-29岁)居多;相较而言,大平台Facebook和YouTube的“老年缘”则比前两者要好不少。

\ 


媒体创业公司如何改写新闻业格局:
挑战、变化和一致性

标题:Venture-Backed News Startups and the Field of Journalism: Challenges, changes, and consistencies
作者:Nikki Usher
机构:乔治华盛顿大学
期刊:Digital Journalism

手握风投支持的媒体创业公司,如何与传统媒体进行比较?这篇文章调查了18家创业公司(包括BuzzFeed、GeekWire、Vox等)来理解这个新兴的数字媒体领域如何改写新闻业的格局。

研究者采访了公司的高管、创始人和其他相关人士,来了解这些公司如何成立、为何成立,同时也获知了他们的编辑方针、技术策略和盈利计划等细节内容。这一研究还探讨了算法的作用,尤其是对预测用户行为、衍生产品的创造、记者与技术人员的角色平衡的等方面作了探讨。

调查结果表明,这些媒体创业公司不仅接受了新闻业的基本理念,同时也进行了挑战——它们通过提供颠覆传统的内容服务,来标新立异。然而,这些媒体对新闻业的不满,也从侧面揭示他们如何衡量记者的价值——他们想要重新定义传统记者的工作习惯。与此同时,创业公司的技术和文化创新,也对新闻业的业态逻辑提出了挑战,对传统工种产生了威胁。

 科技公司形塑政治传播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平台作用几何

标题:Technology Firms Shape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The Work of Microsoft, Facebook, Twitter, and Google With Campaigns During the 2016 U.S. Presidential Cycle
作者:Daniel Kreiss,Shannon C. McGregor
机构: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犹他大学
期刊:Political Communication

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个幕后视角,来观察Facebook、Twitter、谷歌和微软在2016年美国选举季中是如何与政治活动进行合作的。文章聚焦于研究这些公司在2016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角色,以及在竞选过程中为特朗普等候选人提供广泛的咨询服务。

 \

研究人员发现,科技公司十分乐于在政治空间内发展市场营销、提高广告收入和提供政治游说服务,从而建立合作关系。为此,这些公司还发展了符合美国党派性质的组织结构和人员配置模式。此外,Facebook、Twitter和谷歌除了推广其服务和促进数字广告购买外,还通过与政客的紧密合作积极打造竞选传播。

文章中还展示了这些公司如何在竞选活动中充当准数字顾问,制定数字化战略、内容和执行方案。各公司代表认为,科技公司之所以会积极参与政治传播,是因为它们希望通过服务提升平台收入,并想让候选人给予服务和平台更多曝光率,以及与立法机构建立良好关系。

当记者开始体验机器人写作时
专家思考自动化新闻的可能与后果

标题:When Reporters Get Hands-On With Robo-Writing: Professionals consider automated journalism’s capabilities and consequences
作者:Neil Thurman,Konstantin Dörr,Jessica Kunert
机构:慕尼黑大学,苏黎世大学
期刊:Digital Journalism

媒体业的创新者不停寻找人工智能融入编辑室的新方式,自动化新闻就是其中之一。目前,数据反馈的实用性、电子设备上对新闻的需求以及算法的进步,使自动化新闻更为普遍。尽管有许多记者还在权衡趋势的利弊,但其实大多数人都没有这项技术的直接使用经验。

在这项研究中,有来自BBC、CNN和路透社的记者参加,他们全都使用过一流技术供应商提供的机器人写作软件。基于使用经验,该研究对记者进行访谈,以挖掘他们对于自动化新闻的潜能和局限的看法。

有人担忧自动化可能会降低信息准确性,影响对“新闻来源”的敏感度;也有记者也看到了优势所在,例如节省时间、减少人为错误、增加信息的深度广度等。然而,对个别人而言,“以这种方式生产新闻是很困难和令人恼火的,这没有完全发挥他们的天赋。”

\ 
 

 人工智能:新闻业的实践与启示

标题:Artificial Intelligence: Practice and Implications for Journalism
作者:Mark Hansen,Meritxell Roca-Sales,Jon Keegan,George King
机构: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布朗媒体创新研究院和数字新闻中心

当记者和技术专家一起思考AI在编辑室中的角色时,到底会发现哪些问题?这份报告就总结了记者与技术专家历时三小时的交流内容。这是去年夏天,由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布朗媒体创新研究院和数字新闻中心所组织的论坛。

在研究人工智能如何影响新闻编辑室、如何更好适应新闻领域的会议上,他们一起探讨了这些问题:记者如何使用AI来协助报道? AI可能替代新闻编辑室里的哪些角色?哪些AI领域是新闻机构还没有利用上的?AI最终会成为每篇新闻报道的一部分吗?

论坛的主要发现有:
作为工具,AI可以帮助记者突破以往技术和资源的限制,进行创新报道。尽管AI可能改变新闻业的样貌,但它将会强化而非替代记者的工作。事实上,合理运用AI也离不开人类的把控。
设计AI的技术人员和使用AI的记者之间,存在知识与传播鸿沟,可能导致“新闻业弊端”的产生。
媒体机构需要向受众解释,AI如何运用于研究和新闻报道。
人工智能与数据交互,为读者互动和个性化新闻推送提供了新的机会,同时也带来挑战,需要在打造回音室和追求新闻业公共服务愿景之间找到平衡。
道德和数据披露(如何收集、存储、使用、分析和共享用户信息)是记者需要面对的一个基本问题。AI为提升记者数据工作效能的潜力非常大,但公开获取数据仍然是一个挑战。
人工智能是不可预测的。我们没有信心预测未来最大的问题会出现在哪里, 技术人员和记者必须保持警惕,核查系统。

 \

另外,这些专家与记者也提供了一些建议:
对记者和编辑进行培训,这项投资至关重要。随着AI入驻编辑室,记者需要了解如何使用这些新资源进行报道,不仅是效率上的,也是伦理上的。
需要通过协作努力,来消除对AI的隐藏偏见,虽然这种偏见并没有被普遍承认,但始终存在,毕竟工具是由人类操控的。
定制AI服务对小型媒体而言太贵,应该考虑与学术机构合作。

党派、宣传和假消息
网络媒体与2016美国总统大选

标题:Partisanship, Propaganda, and Disinformation: Online Media and the 2016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
作者:Rob Faris,Hal Roberts,Bruce Etling,Nikki Bourassa,Ethan Zuckerman,Yochai Benkler
机构:哈佛大学Berkman Klein网络和社会研究中心

在这份报告中,研究人员调查左派和右派媒体的组成结构与报道行为,来解释为何特朗普和希拉里会有截然不同的报道。该报告有142页海量内容,包含大量图表、网络地图和其他数据可视化内容,甚至还有一份克林顿基金会报道的案例研究。

其中,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报道的分析显示,尽管主流媒体对两位总统候选人的报道大多偏负面,但特朗普显然占据更多报道版面,对其报道集中于“移民问题”上,他也因此拥有设置选举议程的机会;而报道希拉里时,媒体主要关注的是与克林顿基金会和电子邮件相关的各种丑闻。

\
 

媒体报道特朗普和希拉里时不同选题的语句数量(2015.5.1-2016.11.7)

根据该报告,左派媒体和右派媒体在组织架构和人员构成上是完全不同的。左右两派的主流媒体植根于不同的传统和新闻实践。支持保守党的媒体更多关注的是支持特朗普,是高度党派化的媒体;与此相反,站在自由党立场上的媒体,其重心主要由沉浸在客观新闻的传统和实践中的老牌媒体掌控。

这一报告中,数据也支持了美国政治两极分化研究中关注左右两派间的不对称模式的研究,而非将两极化视为一种由跨越党派分歧的技术,或其他机制所推动的普遍历史现象的研究。

另外,研究人员也发现,尽管存在假新闻这个问题,但它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起到的影响相对较小。“两党各自的党派网站上发布的虚假信息和宣传消息,其实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身份迷失?
新闻职业品牌塑造对个人的影响

标题:Identity lost? The personal impact of brand journalism
作者:Avery E. Holton,Logan Molyneux
机构:犹他大学,天普大学
期刊:Journalism

新闻编辑室经常会让记者利用社交媒体来推广作品、联系资源和打造专业品牌。对于他们自己使用社交媒体的行为而言,这到底会产生什么影响?

这项研究就是2017年发表的“社交媒体如何影响记者身份”的报告。研究者采访了41位美国媒体的记者和编辑,来看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融合个人身份和职业身份时所面临的挑战。

 \

研究发现:
记者在社交媒体上越来越关注如何塑造自己的职业身份,而非个人身份。
媒体机构要求记者改变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展示自我和发布内容的方式,包括将媒体logo添加到他们的社交页面上,少发任职媒体之外的新闻链接,以及积极推广有利于自家媒体的合作。而记者认为被要求随时阅读和回应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则成为了工作职责之外的负担。
记者在努力平衡社交媒体上的职业身份与个人身份,但“对于要不停以记者身份发表言论、成为报道领域的专家和随时作为媒体机构的代表,仍感到压力山大。这通常也导致他们被迫压缩留给家庭和朋友的空间”。

对此,研究者认为,媒体机构可能需要审度如何用社媒来进行品牌塑造与推广,以及记者个人身份打造的问题。记者正面临着社交媒体上职业身份和个人身份的“二选一”,“而这个选择背后其实是一个悖论:如果记者选择展示太多的个人内容,那他们就得冒着受自家机构惩罚的风险;如果他们只展现职业姿态,就又有可能得罪受众。”


新闻媒体如何激发公众表达、影响国家议程?

标题:How the news media activate public expression and influence national agendas
作者:Gary King,Benjamin Schneer,Ariel White
机构:哈佛大学,佛罗里达州立大学,麻省理工学院
期刊:Science

这项研究提供了量化证据,来证实新闻业对于民主进程确有贡献。研究人员发现,对一个特定的政策主题进行报道,会促使公众进行站队;相比没有报道的时候,他们还会更频繁地表达对这一话题的看法。

换言之,接触媒体会使公众在具体问题上采取公开立场,参与到国家政策对话中,公开表达自己。相比其他情况,这些民主政治中的关键要素会更明显地体现出来。

 \

在这项48家小型媒体参与的实验中,研究人员让媒体撰写文章,并且根据随机分配的日期来发布。通过网站浏览量和Twitter对特定主题文章的讨论,研究人员评估小范围内的因果效应;此外,还通过在广泛政策领域里Twitter上的全国讨论力度,来评估更大范围内的因果效应。

研究显示,在实验的干预下“各大政策领域的讨论增长了62.7%(相比一天的数量而言),在实验周内还增加了13166个帖子”。


2017年数字新闻报告

标题:Digital News Report 2017
作者:Nic Newman,Richard Fletcher,Antonis Kalogeropoulos,David A. L. Levy,Rasmus Kleis Nielsen
机构:牛津大学路透新闻研究院

路透新闻研究院的最新年度报告调查了36个国家共7万多人,不仅提供了观察数字新闻消费情况的全球视野,也提醒着人们:数字革命中矛盾和例外无处不在。这份136页的报告蕴含非常有价值的洞见,探讨了媒体信任、媒体两极化和新闻转发分享等问题。

主要发现有:
在全球范围内,社交媒体分享和评论新闻的数量都在下跌,或保持和过去两年同样的水平。然而,美国在这两个用户习惯上都出现了小幅增长,这倒是个例外。
无论是短视频、长视频还是新闻直播,视频新闻依然不太受欢迎。
广告拦截插件的桌面版安装率已经处于停滞增长状态(21%),但在智能手机上这一数据仍然很低(7%)。
仅24%的受访者认为,社交媒体在分辨事实和虚构内容方面做得不错,而对专业的新闻媒体这一数据则有40%。
在大多数国家,媒体的不信任和政治偏见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美国的网络新闻订阅出现了一个非常可观的“特朗普激增”现象(从9%至16%);新增的付费用户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

以上十大研究复盘,相信会让你对2017年的传媒业有提纲挈领式的理解。我们相信,2018年的传媒业会涌现出更多值得期待的新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