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发布 首页 > > 慈文发布 > 热戏追踪
《沙海》直击你心了吗?编剧:让“稻米”的情怀找到寄托
日期:2018-07-31 15:40:47 浏览次数:
 
翻拍大IP不易,常被海量原著粉送上一曲凉凉。《盗墓笔记》后传《沙海》改编的同名网剧正在腾讯视频热播,一周才六集,但惊喜不断。节奏明快、“神仙选角”,尤其剧中犹如繁星闪烁的原著梗,让“直戳我心,热泪盈眶”的弹幕不时飘过。这部剧上线5小时点击量破亿,上线两周破8亿。
 
《沙海》剧本由南派三叔、白一骢担任总编审,青年编剧汤祈岑、张鸢盎作为总编剧,带着90后编剧团队集体创作而成。汤祈岑、张鸢盎也是《暗黑者》《老九门》的编剧,二位同属于灵河传媒的年轻女编剧脑洞极大,热爱探险类题材,在白一骢的引领下,熟悉拍摄、制作、后期全流程,并在剧本创作中与之密切配合,力求将天马行空的想象精准呈现于屏幕上。近日,汤祈岑、张鸢盎接受编剧帮(bianjubang)专访,分享其创作经验与感想。
 
\
 

编剧都是原著粉:
剧里暗藏隐喻伏笔 三叔填了不少坑
 
“十年之期来临,王胖子出场,与吴邪一起祭奠潘子,随后,吴邪和胖子要去接青铜门内的小哥了。”最近,剧中一个片段露出,直接让稻米泪奔,“万没有想到把这一段给拍了出来。”此前吴邪的扮演者秦昊也曾说:“你不读完原著,根本就不会知道’我去接一个人回来’这句话的感情有多深。”《沙海》主创团队对原著是真爱。
 
吴邪一句“不许叫他小哥”、铁三角大闹新月饭店的凤眼拳、长生不老的张日山、佛爷的二响环……这些原著梗让书粉感慨“直戳我心”。总编剧汤祈岑、张鸢盎透露,南派三叔在剧本创作阶段深度参与,还满怀诚意填了不少坑。而编剧团队都是原著粉,一提原著梗就集体嗨。
 
\
 
编剧帮:编剧团队创作时是如何分工的?总编审南派三叔参与了哪些编剧工作?
 
汤祈岑:没有太具体的分工,基本每一集的每一场都是集体讨论,都是白一骢老师、三叔、编剧们一起坐下来讨论出来的,大家会从不同视角和个人感受去抠细节、台词。三叔那边给的剧情我们会给出直观的反馈,他也会根据反馈去调整剧情。这是一次非常珍贵的合作机会。另外三叔真的满怀诚意,这次填了不少坑,后续播出中会看到更多隐喻和伏笔。
 
张鸢盎:南派三叔非常深度地参与,所有的剧情都是大家一起开会磨合的。三叔是一个非常有创作力的作家,他编出来的剧情我们当时就觉得很精彩、很兴奋,我们都抱有很大的热情。我们这些编剧基本都是原著粉,对原著也比较熟悉,三叔本叔在这里坐镇,我们也会比较有安全感。
 
我们有一个内部的编剧工作流程,大家开会讨论,总编审白一骢老师跟南派三叔敲定,最终确认之后我们进行下一步推进,从剧情到大纲、到分集,然后再大家共同去完成剧本的创作。有很多台词大家觉得比较嗨,刷弹幕刷得比较多的,都是我们通宵熬夜碰撞出来的。
 
编剧帮:IP改编能够被接纳,很大的原因是保留原著的魂,在改编时编剧们是如何看待这些原著梗的?
 
汤祈岑:其实我们整个编剧团队就是“盗墓粉”,对《盗墓笔记》《藏海花》到《沙海》这条线非常清楚,对吴邪代入了感情,很多梗或者台词,无意中就加进去了。
 
张鸢盎:三叔的《盗墓笔记》发展到现在,已经不单是一个IP了,它其实承载着很多“稻米”(《盗墓笔记》的粉丝)的希望,如果有粉丝对原来的影视化项目有一些失望,我们希望他们能在《沙海》这部戏里得到一些感动,因为我们看到观众的反馈对这些原著梗很欣慰。“稻米”是我们创作时不可忽略的群体,他们对小说的忠诚和关注无与伦比,我们必须要照顾他们的感受。
 
\
 
编剧帮:探险类题材引人入胜,但许多内容难以呈现。《老九门》删减了很多戏份,在《沙海》剧本创作中,是否更清楚哪些内容需要为了播出而调整,创作时做了哪些巧妙处理?
 
张鸢盎:比如已经播出的地宫里边出现的类似蒲公英的孢子植物,当时三叔设想的是黑色的尸蟞或者是吸血昆虫之类的,是相对血腥一点、黑暗一点的设计,在小说里面效果是非常好的,但是在影视剧里可能会过于血腥,观众会不适应。我们就跟三叔讨论,最后改成了孢子植物,像蒲公英一样的,这样不但安全,画面也更有美感。
 
汤祈岑:的确是因为有了《老九门》的经验,学到了很多东西,包括我们在第一次进沙漠的时候,仔细看使用了很多外文。

 
预设槽点与观众隔空互动:
比起演员和观众,编剧已是高龄团队
 
年轻女孩被绑架了却关心鱼尾纹、敷眼膜,“我觉得他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剧中有些情节、台词似乎有意识地向95后、00后的心理反应倾斜。对此,两位总编剧表示,年轻的孩子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编剧们也会预设一些官方吐槽,希望激起观众看剧的热情。
 
编剧帮:剧中也有一些小桥段、台词让成熟的观众比较费解,比如小姑娘梁湾被绑架了,还能带着兔子头饰敷眼膜、吃东西?编剧团队平均年龄是多大?创作时会对观众的反馈有一些设想吗?
 
张鸢盎:整个编剧团队还是以90后为主,但对比受众群体、演员,编剧团队真的是属于高龄团队了。梁湾这个举动其实是从另一个角度去立角色人设,让观众一下子就get到这个女孩是怎样的性格,非常有特色。
 
现在的网剧有很多的渠道让主创团队去跟观众直接沟通,我们在创作剧本的时候也会有一些设想,就是哪些剧情展开弹幕会比较多,观众的关注度会比较高,所以我们会在剧本创作的过程中预设一些官方吐槽,希望激起观众看剧的热情。目前来看效果还是蛮好的。
 
\
 
汤祈岑:梁湾定好就是这么一个热情、开朗、颜控的性格,当大家能够认同、认可这个人物以后就会觉得,她先关心自己有没有长鱼尾纹完全就是一个下意识的反应。现在的小姑娘如果被绑架的话,相信她们是会这样的。
 
编剧帮:以前探险题材的副线很难吸引观众,这次在副线人物的设置上如何吸引观众?
 
张鸢盎:在副线上,小花(解雨臣)、张副官(张日山)这些角色,我们在创作的时候也加了很多刻画和描述,希望把主线和副线做成两条都很强的线,这样观众不管是看到沙漠线还是城市线都会集中注意力。
 
\
 
汤祈岑:张副官是《老九门》就出现的角色,我们比较容易处理或把握。花爷基本上按照原著的感觉,特征再凝练一下做了这么一个影视人物。
 
\
 
编剧帮:探险题材中的逻辑至关重要,目前有些情节网友有些疑惑,比如无人机落入走廊里?苏万、好哥被关不用手机求救却用手机照明?苏难目睹平衡木上升为何不伸手扳住?这些原来剧本中是怎样设定的?
 
张鸢盎: 关于无人机,弹幕里有很多人解读了,沈琼为什么会说到她在走廊里捡到的?沈琼的身份是不是比较特殊?现在很多“稻米”和观众分析有对有错,后面会得到解答。
 
地宫平衡木的设定,实际上当吴邪最后跑向洞里,整个平衡木是树立起来坍塌下去的,也就是说这个平衡木如果没有两边人的平衡,徒手想去抓住它取得平衡,是不可能的,大家都会葬身谷底。这一块时间比较短,大家可以仔细看一下。
 
汤祈岑:苏万、好哥不用手机求救,其实是手机没信号,有些太细的细节就没有完全展示。
 
\
 
编剧帮:《沙海》里的吴邪天真不再,吃臭豆腐那里,网友有个很虐的猜测,“很可能吴邪失去嗅觉了”,官方求证一下。
 
张鸢盎:这个其实可以给观众一个脑补的空间。《沙海》里,我们的邪帝带着黎簇去冒险,教他成长、教他行走江湖,这个过程中就很像当年小哥用尽全力保护天真的吴邪一样,有很多感怀在里面。
 
汤祈岑:小说里的沙海邪可能是一个更加狂野、再狠一点的人物,我们在影视化过程中已经把他往回拉了一点,身上依稀还有一些年少时天真的影子。另外我要夸一下秦昊老师的演出真的非常棒。吴邪对整个《盗墓笔记》系列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贯穿始终的人物,他出场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台词都不是无目的的。
 
\
 
 
熟悉拍摄、剪辑、特效全流程:
年轻编剧机遇无限 需珍惜宽容的时代
 
网络时代,年轻观众终于不再和家长抢遥控器,掌握了内容的选择权,这也给了许多年轻编登堂入室的机会。年轻人不断在探索、革新,汤祈岑、张鸢盎也在公司文化的引领下,了解拍摄、制作、后期各环节的工作,这使得她们对编剧工作的理解有着更为开阔的视角。
 
编剧帮:二位作为青年编剧,有机会接触许多重要项目,在前不久编剧帮主办的编剧嘉年华——网剧主题论坛上,张鸢盎说,现在对年轻编剧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时代,如何理解这句话?
 
汤祈岑:我对鸢盎这句话的理解是,现在的市场涌起影视剧改编热潮,我们比十年前的编剧会接触到更多好的合作方,对年轻编剧来说,这是非常值得珍惜的时代。网剧刚兴起的时候,我们看英剧、美剧、日剧比较多,有比较大的脑洞和一些在其他影视作品中实现不了的想法,和白一骢老师的创作理念一拍即合,得到了这样珍贵的机会。
 
\
编剧 汤祈岑
 
张鸢盎:有了网剧的这个平台,相对传统电视剧来讲,它更宽容一些。针对大量年轻的观众,行业也需要一些年轻的编剧,我们当时比较有幸遇到了对我们有知遇之恩的白一骢老师,可以允许我们在没有太多经验的情况下参与创作,并且不断指导我们。量的需求在上涨,很多新编剧会得到机会,但是能不能抓住,还是看自己的能力。
 
编剧帮:白一骢在探索新的机制,编剧需要了解拍摄、后期、特效等领域,《沙海》创作过程中,二位作为总编剧,有没有参与到剧组或后期的工作中?
 
汤祈岑:在我们这边,编剧不仅仅只是在幕后写剧本,也会经常去跟剧组美术、场景、特效甚至演员做沟通,能不能实现或者说能不能拍出来。虽不能说精通各个部门工种,但基本上对整个剧的制作流程是了解的。在整个拍摄期间,编剧和剧组的沟通还是挺密切的。
 
张鸢盎:其实做第一部网剧《暗黑者》的时候,白一骢老师就希望我们去参与编剧以外的其他领域和工种,去观察和沟通,到后面的《执念师》《老九门》以及《沙海》,我们都有参与整个制作全过程,包括前期的美术、置景、服化道,这些会议我们都要参加。后期的特效、拍摄,这些我们都有比较深度地了解。这个了解对剧本创作是非常有利的,让我们知道写出的内容,在拍摄中是如何实现的,会带来哪些难度。
 
编剧帮:当下,有些网剧的观众发现剧情走向与自己预期不符,会diss编剧,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汤祈岑:这个话题我也关注了,某一个剧能受到那么高的关注,它一定是有可取之处的。网络时代,观众和编剧之间的隔阂或者说交流距离会越来越小,观众的反馈都是非常真实的,以前编剧很少有和观众直接交流的机会,所以我觉得现在在互联网上这些评价对编剧来说是很重要的,可以吸纳。
 
张鸢盎:粉丝基础比较好的IP,“书粉”肯定会抱有比较高的期待。那些不太理解项目制作流程的观众,会对编剧或导演意见比较多。现在越来越多的观众趋于成熟,虽然在diss编剧,但态度是越来越理性的。
 
编剧帮:团队创作有哪些优势?创作时气氛是剑拔弩张的还是轻松愉快的?
 
汤祈岑:有差点打起来的(笑)。有些创作需要集思广益或互相吐槽,一个人容易走在自己的思维逻辑里出不来,团队创作的方式是比较有优势的。
 
张鸢盎: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欢乐的。团队创作在一定程度上是借鉴了欧美的创作模式。现在观众的要求越来越高,团队创作能让剧本接近比较好的效果。
 
\
编剧 张鸢盎
 
编剧帮:对新入行的编剧们有哪些建议?
 
汤祈岑:对这个行业要有爱和敬畏,尊重观众、尊重你写出来的每一个字。
 
张鸢盎:年轻的编剧要珍惜当下比较宽容的时代,要充分地了解到一个影视剧项目的创作过程不是编剧在纸和笔上闭门造车,要了解到各个工种工作的一些原则和理念,自己写的剧本可能短短几行字,却会给拍摄带来很大的难度。
 
刚入行的年轻编剧不要觉得影视剧创作是比较轻松的工种,其实压力蛮大的,要多喝热水、多健身,保持健康的身心去承受压力,转化成动力。此外还要非常地努力,要知道很多入行比你早,本身也有一定的天赋,还伴随着大量的阅片量,永远不要停止积累经验。


文章来源:编剧帮
作者:刘江平